黃玉麟名作賞析
2016-10-12 23:28:26


黃玉麟名作賞析

黃玉麟清道光二十二年(1843年)出生於江蘇丹陽縣城,原名玉林,因避戰亂,于六歲時遷居宜興蜀山,七歲喪父,由母親邵氏撫養成人。玉林長至十三歲(1856年),生活所逼,母邵氏托遠親制壺藝人邵湘甫收玉林為徒,走上從藝道路。邵湘甫,蜀山紫砂藝人,以制粗貨(一般日用壺、盆、罐)為業,壺藝並不十分出色。而邵湘甫對門人家,卻是蜀山細貨好手汪升義家。汪升義的祖父,人稱汪胖子,是個制壺藝人,以花貨竹器聞名於世,並與上袁村邵家交好,得一邵氏祖傳《魚化龍》壺吃茶,玉林為壺所吸引,總是偷眼看《魚化龍》,盯住不放,並在閒時串至汪家,聽汪胖子談山海經。玉林聰明也機靈,很得汪胖子歡喜。邵湘甫倒不阻止。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214/7d439acdc37a0c51.jpg 

黃玉麟制《弧菱壺》

 

  玉林跟邵湘甫所學茶壺款式,主要是《仿古》、《掇球》之類,師徒每日要趕二十把才能休息,壺並不講究。至半年過去,玉林就開始脫手做活,幹完活還要上窯燒成,很是辛苦。但玉林心心念念想著《魚化龍》壺。有一段時間,玉林竟然在師傅邵湘甫睡覺後,偷偷摸摸來到工廠泥凳頭,點盞油燈,憑著記憶,捏塑《魚化龍》茶壺,卻總不能成功。捏捏毀毀,也不知學做了多少時日。

 

  年底空閒,稍有時日,玉林每每藉口上汪胖子家,有時玩玩,有時看看,有時汪胖子戲謔他:“你這小鬼,一天到晚打我魚化龍的主意,莫非想要偷壺?”玉林大膽坦誠,說出自己想學《魚化龍》茶壺,汪胖子一巴掌,打得玉林眼冒金星,還罵他想得輕巧,憑我汪胖子幾十年功力,還做不到這等功夫的《魚化龍》!巴掌打過,汪胖子卻又大發慈悲,教他說:壺不是看出來的,要尺寸,要仿樣,要專門工具,並叫玉林空閒時跟他學畫圖樣。

 

  玉林討得汪胖子歡心,有空閒就畫畫圖樣,主要是照汪胖子的《魚化龍》茶壺畫。至學藝第三年,玉林瞞著師傅邵湘甫,在工房裡偷偷做起一把《魚化龍》茶壺。滿師之日,玉林將做成的《魚化龍》壺作為禮物獻給邵湘甫,一時贏得“青出於藍”的聲譽,玉林也贏得一個雅號,時人稱他為:“魚化龍迷”。

 

  玉林滿師後,因已能做紫砂細貨生活(花貨類塑器),聲譽反倒超過師傅邵湘甫。但由於多年戰亂,窯場不景氣,玉林和母親邵氏生活很艱苦,往往是有了上頓沒下頓。而且往往不能隨自己心願做茶壺,而是隨需要為糊口,一會兒做壺,一會兒做瓶,一會兒做罐。但玉林一有閒時,總要做自己喜愛的《魚化龍》茶壺。

 

  二十歲之後,玉林改名玉麐,並開始在茶壺上使用“玉麐”印章。至成家立業,雖一貧如洗,但他在紫砂陶藝上的追求和探索並沒有停止。

 

  進入中年,玉麐技藝趨向老練。一個偶然機會,有個窯戶叫他配只《魚化龍》茶壺的壺蓋。他一見這把《魚化龍》茶壺的壺身,眼睛一亮,就是初學藝時汪胖子使用過的那種邵氏祖傳《魚化龍》壺。《魚化龍》壺做得實在神妙,壺成圓球狀,通身以規則的海水波浪紋組成,紋浪活潑,富有動感。後浪中一面龍頭探出,張口睜目,似玩珠狀。另一面鯉魚躍出,頭尾相翹,相映成趣。玉麐見是心愛之物,便根據這把《魚化龍》的造型特點,設計出幾種《魚化龍》壺蓋款式,一邊配蓋,一邊觀察,一邊用心思。在配蓋的過程中,他細細仿樣,並經常在睡夢中突然驚醒,似乎到達如癡如狂的地步。

 

  玉麐配蓋成功,窯戶甚為滿意。當時蜀山已經開始興起仿古之風,窯戶向玉麐繼續訂制《魚化龍》壺。他不滿足仿別人的樣,就自己打出了新樣。壺更圓純玉潔,整體豐滿,壺身的海浪在規則中行雲流水,龍頭更威武尊嚴,龍身扭曲變化,張口睜目中吞玩寶珠,敞開的兩根龍鬚亦格外引人注目。鯉魚圖案隨著龍的神氣而更顯精神,強化了“鯉魚跳龍門”主題。龍騰魚躍,十分生動。壺蓋亦如壺身統一格調,連體海浪自然相融,壺鈕是一立體龍頭,伸縮自如。浪花翻卷胥出成流,龍尾延伸自然為把。玉麐新樣《魚化龍》一出,窯場轟動。因《魚化龍》圓潤似玉,故有人讚譽玉麐為“玉麒麟出世”,以“玉麒麟”直呼其名。於是,玉麐遂改名為“玉麟”。

 

  黃玉麟一舉成名,《魚化龍》亦不斷翻新,其龍、魚圖案雕飾為玉麟一絕,成為傳統經典作品之一。觀其宜興紫砂工藝廠的黃玉麟傳世佳作《鈕魚化龍》壺,為這一時期的佳品之一。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214/3e1347a37f564ffd.jpg

 

  《鈕魚化龍》,高10.1公分,口徑7.5公分,材質紫紅,泥質潤膩,底款為“黃玉麟”印款。整體呈圓渾狀,壺身雲紋、海浪紋順暢柔和,交替輝映,簡潔明快。龍的形象威武粗獷,神態逼真。魚的形象自然生動,吉利福康。壺流、鈕自然過渡,精工巧制,瑩潔圓湛,妙若天成。雄威而不失俊美,俏麗而不為人工做作,大雅丰姿,古色古韻,是黃玉麟精湛技藝的充分體現,也是黃玉麟走向成熟的標誌之一。

 

  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黃玉麟受聘于大收藏家吳大澄府上為其仿古創新,精品迭出。吳大澄歷任廣東、湖南巡撫,喜收藏、愛古董,常請紫砂名手至府中作壺,壺底鈐“○齋”陽文篆書款。

 

  黃玉麟至吳大澄府上,先模仿吳府收藏的鐘鼎及古陶器。其後,又為吳大澄所藏的失蓋供春《樹癭壺》配蓋。因黃玉麟將《樹癭壺》誤以為《木瓜壺》,故配的壺蓋款式為“木瓜”式樣。後為民國收藏家黃賓虹所識,並請裴石民重為其配蓋,留下一段佳話。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214/707c17ebfa6b008a.jpg

 

  吳大澄收藏的失蓋供春《樹癭壺》從何而得,據《陽羨砂壺圖考》載述:“舊存沈樹鏞(韻初)家,繼歸吳大澄,後歸費念慈……”吳大澄是從沈樹鏞收藏處轉而得來。黃玉麟為吳大澄所收藏的失蓋供春《樹癭壺》配蓋,並仿製成功,所仿的供春《樹癭壺》均于壺蓋內鈐“玉麟”小方章陽文篆書印款。這裡需要指出的是,有一些人把歷史上傳世的供春《樹癭壺》跟黃玉麟仿製並鈐“玉麟”款的供春《樹癭壺》混為一談,並武斷地說供春《樹癭壺》式“實為黃、吳兩人合作構思創制出來的。”以此否認中國歷史博物館收藏配蓋傳器供春《樹癭壺》,是毫無根據的,也是有失公允的。

 

  黃玉麟仿製成功的供春《樹癭壺》現藏宜興紫砂工藝廠。壺高11.5公分,口徑6公分,材質段砂。全身作老樹癭狀,凹凸不平,把類樹根,古樸凝重,圓純端莊,為仿歷史供春作品的佼佼者之一。

 

  黃玉麟在吳府受到厚遇,有條件、有時間,在壺藝上追求與探索,因而除了製作技藝上十分講究,對材質配置亦十分講究起來。黃玉麟自行配置成功的鋪砂“雪花泥”,為泥中珍品。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214/3bc91401d7517d61.jpg

 

  《雪花提梁》現藏宜興紫砂工藝廠陳列室,《雪花提梁》用純手工拍打成型,壺蓋鈐篆書小方印“玉麟”,壺底鈐篆書方章“○齋”。材質為紫紅泥鋪砂。顆粒勻而稠,大小適宜,疏密有致,無漏砂、夾砂、缺砂之嫌。砂面光潔,周邊清爽,無明末清初鋪砂凹凸不平感或漿面覆蓋感。雪花如紛紛揚揚的雪花漫壺飛舞,煞為壯麗,為鋪砂工藝中罕見之極品。壺體渾厚樸實,口蓋緊密,制工嚴謹,提梁虛實恰到好處,適宜把玩。《雪花斗方》純手工鑲片嵌成,端莊工整,同一材質,同一效果,同一印款,為壺界所推崇。顯示了黃玉麟的藝術功力和高超技藝。

 

  三年後,黃玉麟載譽歸鄉,吳大澄派人送來吳氏親自訂制,親自書寫的紅木橫匾一塊,尚書“壺家妙手”四字,用陽文篆書描金,後有“麐齋”“吳大澄”之署款,高高掛于黃玉麟家正門中堂,為宜興紫砂爭來榮譽,為宜興蜀山陶鄉人民爭來榮譽,至今傳為美談。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