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雕刻
2013-10-20 19:45:57


 紫砂雕刻

紫砂工藝陶是一種綜合的工藝陶,它有千姿百態的造型,豐富多彩的泥色,除在造型上以線型為主體裝飾外,有色泥彩繪、彩釉、塑器上浮雕裝飾等裝飾處理手法,而陶刻是紫砂工藝裝飾中的一個重要的主體部分。


顧景舟此樂提梁壺

  走進西安碑林或是到過北京“三希堂法帖展覽廊”,在豐富多彩、琳琅滿目的碑刻中,蘊育著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給我們展示了中華民族光輝燦爛的文化,無不 為之高超絕世,刀斧神功的雕刻功底所欽拜,用鋒利的“刀刃”為我們後代傳下了許多寶貴的“書法”資料和“金石”資料,提供了不少優秀的雕刻範本,正是由於 這些豐富的石刻藝術資料,才為我們領略了“晉唐風格”。
紫砂雕刻,同樣是用一把“刻刀”來表現裝飾形象的。據記載,元末明初的砂器產品上就有 銘刻;蔡司沾《叢園霽話》裡有記載:“余于白下獲一紫砂罐,有‘且吃茶,清隱’草書五字,知為孫高士遺物,每以泡茶,古雅絕倫 ”(俗稱壺為罐,孫高士即孫道明,號清隱,元末人,曾以某居篇“且吃茶處”),到明代萬曆年間(1573一1620),陶刻只是作為底款形式在茶壺底部鐫 刻的,有的是工整的楷書名款,或加製作年代,再者就是一行詩句加製作者名款,如時大彬的“一杯清茗,可清詩脾,大彬”。

 

發展到清代,由於文人雅士雲集,紫 砂茗壺的影響逐漸擴大,書畫金石家聚集在一起吟詩作對,賞月品茗,也開始產生壺上書畫題詩的雅興,清代著名畫家鄭板橋、吳昌碩、任伯年等大家書畫銘刻的, 都有傳器。這樣,紫砂雕刻裝飾逐步形成了,紫砂陶刻裝飾不論在題材選擇和表現技法上都比較廣泛,主要有真、草、款、篆、魏、秦磚漢瓦、古金石索、鐘鼎銘文 等,或花卉、山水、人物等國畫白描和大刀闊斧、頓挫舒展的現代書法和寫意畫,熔文章、書法、繪畫、篆刻諸藝術於一體的“刀”的藝術,簡括說來,每刻一筆施 以兩刀,把中間剩餘的部用刀口括平,使其凹面平光,這就是所謂“雙入正刀法”,用刻刀法吸取古代石刻中“底”的處理可以表現各種不同書體(平底、圓底、升 羅底、三角底、沙地底等)恰到好處地表現出各種書體的韻味和風貌,用斜刀刻法,能刻出挺秀的效果;在陶坯上直接下刀,不先作畫,這就是所謂“單刀側刀 法”,俗稱“空刀法”,以刀代筆,不加工著色的清刻要求用刀清脫,輕重頓挫有致,刀法掌握要得體,總的說來,雕刻是通過“刀”來表現形象的,則應該充分發 揮刻刀的作用,應該講究用刀的”書卷氣”和“金石味”。

 


在陶刻的歷史中最有成就最有影響的數清代嘉慶道光年間(1796一1850)楊彭年制 作陳曼生銘刻的“曼生壺”,這一時期以陳曼生為主至道光末雕刻的特徵是:(1)題銘與造壺的陶者各有署款,題銘以刀刻,陶者以印款。(2)壺銘在此期講究 切壺形、切題,所謂切壺形就是壺是什麼樣,在題銘時即一語道出,如陳曼生之笠形壺,題銘即切曰:“笠陰,喝茶,去渴竭,是二是一我佛無說。”(“宜興陶器 圓譜”)陳曼生在雕刻風格上,由於篆刻、書法、繪畫、詩文一一俱精,所以在他的刀下“篆、隸、楷、行”都顯示出渾厚、雄健、剛勁的“古石刻味”,傳世之作 有:“曼生提梁壺”(隸書:左供水右供酒,學仙佛付兩手),“曼生石銚提梁壺”(行書:提壺相呼,松風竹爐)等,在這段時期的雕刻名手還有江聽香、郭麟 (頻伽)、瞿應紹(子冶)等。

近年來,書畫界和紫砂壺仍然有著不解之緣,在風格的追求上,各具面貌,或飄逸瀟麗,或頓挫有致,書味濃郁,用刀 的變化亦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突出了個人的風格,章法的布白上亦是千變萬化,或通卷,或分主次面,或身通蓋,面貌各一,其著名書畫家有:唐雲、啟功、陳大 羽、程十發、陸儼少、馮其庸、韓美林諸大家,尤其是名書畫家范曾以古典題材,古典人物的線描裝飾,銀鉤鐵劃,又給紫砂陶刻裝飾增添了新的題材,新的藝術領 域。
用陶刻的手法在壺上裝飾,應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根據各種不同的造型,各種不同的裝飾部位操作,不能千篇一律一個模式,同時要掌握切實的基本功,真正達到“壺隨字意,字以壺傳”。
紫砂工藝,除“壺”以外,品種範圍很廣,有盆、瓶、鼎、日用紫砂器等,雕刻亦可在其他陳設品發揮它的特點。近年來,隨著紫砂陶掛盤、掛壁、陳設雕刻小擺件的誕生,將會開闢紫砂陶刻的新領地,為滿足人們的文化生活,補充藝術生活空間將會發揮它應有的作用!


顧景舟相明石瓢壺

資訊來源www.taohuren.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