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裝飾工藝二
2013-11-15 11:37:24


紫砂裝飾工藝二

紫砂裝飾是一門有著悠久歷史和豐富感染力的藝術。宜興紫砂裝飾藝術,大體分為二種類型。一種是藝人在制壺過程中自覺和不自覺地將工藝進行一竿到底的自體裝飾。另一種是通過藝人或他人在制壺過程中、制壺過程結束後刻意或注重茗壺造型,切壺、切題、切意、切名所進行的重新設計、策劃、構思的分段式混體裝飾。這二種裝飾類型同時並存,相互輝映,使壺藝裝飾技藝的創新和發展提高到與日俱進的境地。

 

    紫砂金銀絲鑲嵌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它借鑒紅木鑲嵌工藝技法,運用於紫砂裝飾,俗稱紫砂金銀錯工藝。它是在紫砂胎體上佈局鑲嵌圖案紋飾,將需要鑲金嵌銀的圖案雕刻繪成並抽金銀絲細槽線,在紫砂坯體經高溫鍛煉後,才進行鑲嵌。一般紫砂茶壺胎薄,刻線要求很高,粗細要與金銀絲粗細一致,所鑲嵌的金銀絲都較細薄柔軟,並富有延展性,可拉細延伸。一般操作者需邊嵌絲邊用小鐵錘敲打,輕則嵌不妥帖,重則壺被擊壞,故要求藝人必須輕重適度,技藝過硬,膽大心細,全神貫注,心靈手巧,才能使嵌入的金銀絲嚴密合縫,絲絲入扣。在嵌絲過程中,需按線、點、面逐一將金銀絲擠入槽內,錘打服帖,根據點線面的需要截作分段。嵌入後,器物表面略顯不平,金銀絲高出壺面,凸在壺體,槽線亦有滿與欠之分,須進行打磨,使金銀絲圖案平整光滑,無扎手感。藝人先將凸起部分用鐵錯錯平,然後用細砂逐一磨整,磨整時不能損傷壺體表面,至表面呈現自然平滑狀,達到嚴絲合縫的境地。金銀絲圖飾一般鑲嵌於壺體、壺蓋及壺鈕部分,突出主題創意,圖案簡潔明朗,華麗富貴,金碧輝煌。清代中葉,紫砂傳世品中就出現署款為“延年”、“彭年”與曼生刻銘的金銀絲鑲嵌圖案茗壺,只是數量很少。當代藝人鮑仲梅的《太平韻氣壺》、《擎天雲柱壺》、《祥雲戲瑞壺》等,將雲紋圖案四周用金銀絲鑲嵌貫穿,似流光溢彩。金絲銀片造化成傑作,體現了工與藝、壺與裝飾的連帶關係,亦體現了素雅與富貴的昇華,從輪廓、質感、色調構成整體效果,渾然天成,開創端莊華貴之新風。

 

    紫砂素鑲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它是採用鑲為主結合嵌為輔的技法工藝,將所需材質的內容、圖案、表達鑲嵌於茗壺上。它採用的材質有瓷珠、瓷花、瑪瑙、白玉、紅木、金屬、黃楊、象牙等。清中期的傳世茗壺上,有朱石楳、楊彭年合作的《井欄壺》為多體素鑲裝飾形式,一把壺上,壺身用瓷珠、瓷花鑲嵌,壺嘴用黃楊鑲接,壺把用白玉鑲接,端莊富貴,饒有情趣。現代藝人繼承傳統,大多亦採用二種形式,一種是嵌於壺身、壺蓋等處,是作為裝飾的組成部分,另一種是鑲於壺嘴、壺把、壺鈕和提梁等處,作為壺的附件。

 

陳夕良-四方橋頂

    紫砂嵌泥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所謂嵌泥,即所用材質是紫砂陶土,一般區別於壺體本色的其它色泥。它從壺坯上用刻刀或鋼針,刻繪出所設計好的圖案,在圖案的凹槽內,填嵌進與壺坯燒成溫度相同,收縮比例相近,泥性相融合的泥色不同的泥,組成各種圖案或書法,然後用成型工具修整加工,使之服貼,完全吻合。常見紋式有:冰裂紋、開片紋、花瓣紋等,圖案有山水、花鳥、人物等。較常見的題材有“水滸”、“四大美女”、“十二生肖”、“百福百壽”、“富貴吉祥”、“戲劇人生”等,一般見到的紫砂嵌泥裝飾,或採用紫泥為本色胎土,紅、黃、蘭、綠、黑為嵌泥泥色,或採用紅泥為本色胎土,紫、蘭、青、黃、綠為嵌泥泥色。巧妙構思,以主題圖案創意,茗壺造型與嵌泥裝飾主題一致,相輔相成,立意深邃,文化氣息濃厚。紫砂嵌泥裝飾手段多樣,形式多樣,現已和紫砂其他鑲嵌工藝相結合使用,以嵌泥為主體圖案,另用金絲銀絲勾勒圖案邊框,用金屬、白玉、象牙、紅木、珍貝、瑪瑙、瓷花、鑽石、釉珠等作附飾,惟妙惟肖,受到人們追捧。

 

程建雲-壽珍掇球

    紫砂描金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所謂描金,原先是用在漆器中的最常見的方法,一般在髹漆表面,用金色描繪。紫砂借鑒移植這種方法,直接在茗壺胎體上以真金研磨的金彩粉飾於事先設計佈局好的圖案上。它運用多種手法,加繪金彩,融詩、書、畫、銘為一體,技法嫺熟,畫意清逸典雅,用筆剛勁流暢,繪畫精確工整,詩畫相配,顯得莊重典雅。清乾隆時期的紫砂描金裝飾傳世品《三足描金籇書壺》(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描金山水八卦壺》(藏天津藝術博物館)、《描金山水紋方壺》、《描金山水紋執壺》(藏北京故宮博物院)等均是紫砂描金裝飾的傳世珍品。其器不光造型別致,裝飾富麗華貴,樓臺亭閣清晰,山水樹木靈秀,而且還在描繪山水花紋的同時,描金籇書,署款紋飾無不精妙絕倫,乃乾隆時期的傳統經典之作。現代藝人在施用真金,研磨金彩的同時,還施用色素拼配的金釉、金水、金彩、金粉,用於紫砂描金裝飾,其效果大不如前。

 

王明康-絞泥半月

    紫砂絞泥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紫砂絞泥,亦稱“絞胎”,是用兩種或兩種以上不同色澤的泥料相絞和,形成藝人所要求的肌理效果設計,然後打泥片,拍身筒或鑲身筒成型。絞泥技法,唐代已有相當水準。這種技法,可能是從犀毗技法移植而來。陝西出土的傳世品:唐代絞泥武士騎馬陶傭,用白褐兩色絞泥製成,十分精美,為唐代絞泥陶器代表作。紫砂絞泥,約出現在明代晚期,南京博物院現仍保存一具紫砂絞胎傳世品。另一清中期傳世品紫砂《木紋加彩紫砂蓋碗》現藏常州文物商店(見《宜興紫砂》梁白泉編)。該器用黃黑兩色絞成自然紋理,相似木紋,再彩繪紋飾。紋式清晰,呈自然肌理效果。現代紫砂絞泥已發展演變成一種獨有技法的紫砂裝飾。它由藝人本身的創意著手,針對不同的創意主題,實施不同的技法手段。按預定的設計要求,將不同泥色的泥塊打成泥片,採用鋪墊法、隔層法、層疊法、揉合法、鑲嵌法、鑲接法、按壓法、層疊盤築法等等手法,或在壺身上作裝飾,或在壺的附件上裝飾,或全壺作裝飾,或在壺的部分作裝飾。由於坯泥絞和手法相異,形成的花紋有:木理紋、水波紋、流雲紋、毛羽紋、禮花紋和雨花石紋等等。藝人利用各種紋式加以組合修整,便形成了變幻莫測的多種圖飾,有山有水、有雲有雨、有情有意、有利有節,呈自然之趣,逗人喜愛。當代藝人呂堯臣的《天際茶壺》,表現詩詞的意境,以抽象寫意的絞泥裝飾,給人以聯想,賦予作品更深的內涵。《玉屏移山》、《華經茶壺》、《禦璽茶具》、《淩雲》、《碧波》、《小石冷泉》、《海濤》等在泥料處理和不同泥料的結合方面,形成色彩紋飾。主題創意的不斷深化,加強了造型的形式美感,具有濃烈的文化氣息。當代藝人吳培林不斷摸索,所創的《眼底天地壺》採用絞泥鑲嵌法,飾日月圖案於正反壺面,日月浮沉于雲霞之中,演繹人類生存空間,呈色紫、紫偏紅、灰、清灰、黃等五種色澤,眼底世界,壺中日月,雲彩飄逸,霞色迷離,給人以宇宙天地深沉博大之感。  

 

何挺初-蟹簍壺

    紫砂鏤雕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所謂鏤雕,它採用的是一種“鏤”的技法,本指物狀的鏤空之意。鏤、鏤刻、鏤雕是相關聯的,密不可分的,俗稱為鏤空,實質是一種鏤雕。紫砂鏤雕,有雙層與單層之別。它在雙層或單層的坯體上,先設計規劃好藝人所需要的圖案,合理佈局,無論人物、山水、書法、詩詞內容,都能按藝人的設計要求達到理想效果。它用專用工具,雕出鏤空的紋樣或書體,使之凸顯出來,層次豐富,畫面有立體感,主題突出,精巧靈秀。紫砂鏤雕,始於明末清初,流行於清康熙、雍正、乾隆時期。傳世品《玲瓏八竹壺》是清初時期的紫砂鏤雕精品,現藏於香港茶具文物館。它外形由八節竹段均衡分佈,鏤雕裝飾主要是八節竹段的凸起部分,裝飾內容為層層密佈的竹枝竹葉,層次清楚,竹枝竹節形姿各不相同,玲瓏剔透,立體感強。壺蓋八節竹段中央為一粗竹,亦鏤雕竹枝竹葉,與壺身所對應。紫砂鏤雕壺體,由雙層組成,內壁存茶,外壁鏤空,新穎獨特,奇巧逼真,細膩生動,技藝精巧,亦為紫砂鏤雕裝飾佳品之一。

 

時大彬-雕漆紫砂胎山水人物執壺

    紫砂雕漆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流行於明末清初。所謂雕漆,主要是以紫砂為胎,用朱漆一層層堆上,少則八、九十層,多則達一、二百層,待半幹時描上畫稿,再用刀剔刻。花紋隱起,富貴華美,頗有莊重感。此法亦稱作“剔紅”,亦名“紅雕漆”、“雕紅漆”。吳梅鼎《陽羨茗壺賦》:“卣號提梁,賦於雕漆。”談溶《壺雅》:“曾見一壺,自泥胎,外作朱紅雕漆,仿古提梁卣,雲雷紋,極精細。”蔡寒瓊《牟軒邊瑣》亦有相同記載。傳世品明?時大彬《雕漆四方執壺》,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壺身方形,圓口、環把、曲流。腹、流、把均為方形,口蓋為圓形。全壺壺體、嘴、把、鈕、口、蓋均用朱紅漆雕飾,唯底部為髹黑漆。朱紅漆層約三毫米,四面開光,內剔刻人物、山水、樹木、花草多層紋樣,漆質優異,刻紋細密,運刀剛挺有力,光潔潤細,刻工精緻,自然細膩。展現出明代宮廷雕漆工藝富麗華貴的特點,同時也顯示紫砂雕漆裝飾工藝的順暢優雅風格。壺底部漆層下刻有“時大彬制”四字楷書款,為紫砂雕漆珍品。紫砂雕漆傳器,歷史遺留罕見,因其費工費時,現已不生產。

    紫砂髹漆彩繪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流行於明末清初。所謂髹漆彩繪,主要是在素胎紫砂器上髹以朱漆或黑漆,然後再加以彩繪。吳梅鼎《陽羨茗壺賦》記載:“或青堅在骨,塗髹汁兮生光。”傳世品清代《瓜形壺》現藏香港茶具文物館。壺器以瓜形為壺,壺流、鈕、把以瓜蒂、瓜筋、瓜枝梗分別飾之。壺與壺體,至流、鈕、把髹朱紅漆,上繪褐、紫、金色牡丹卷草紋,整體線韻流暢,敷彩華麗,光彩奪目,圖案優美,精緻細膩,為紫砂髹漆彩繪裝飾器經典佳作。紫砂髹漆彩繪器歷史上遺留罕見,因其費工費時,現已不生產。  

    紫砂螺鈿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流行於明末清初。螺鈿俗稱“螺填”、“螺甸”、“甸嵌”、“陷蚌”。是在紫砂胎上髹以黑漆,然後在黑漆上和白色螺鈿拼粘,嵌填螺鈿。白色螺鈿是用蚌殼磨成的細片,它按圖案花紋鋸成各種形體,嵌粘填進壺漆胎後,與黑漆形成鮮明對照,黑白分明,樸實而清麗。清?蔡寒瓊《牟軒邊瑣》曰:“以砂壺制胎,外嵌螺鈿,稀世之珍也。姬人月色少時,曾在陳昭常簡持寵姬處見一方壺,內紫砂胎,底鈐‘鳴遠'印,籇書陽文。外黑漆嵌螺鈿,流與把兩面作折枝花,分佈螺鈿,深碧淺紅之色,作花葉,備極巧思。左右兩面嵌人物,似是《玉簪記?偷詩?茶宴》兩故事。幾案屏帷,文房珍玩,亦分選螺色配成。壺蓋作漢方鏡花紋,尤為古雅。把上刻‘妙慧庵'小籇三字,娟秀可愛,底鈐‘江千里造'小楷瘦金書印。當為千里構思定制,請陳鳴遠作壺。”江千里為明末清初鑲嵌螺鈿之名工。由陳鳴遠制壺,江千里螺鈿,當是紫砂螺鈿壺器中的珍品之作。江千里應用的當是“點螺”技法,是用夜光螺等為原料,螺片薄如蟬翼,因其用料比一般螺鈿要薄,而且軟,故又稱“薄螺鈿”或“軟螺鈿”,螺片呈天然五彩閃光,所謂巧奪天工。  

 

範建中-海之戀

    紫砂點砂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所謂點砂,它根據藝人所設計的要求,在壺胎上以紫砂壺胎本色泥砂顆粒或他色泥砂顆粒點綴於壺體或壺體局部。點砂裝飾一般服從于主題立意的需要,或呈滿天星狀,或呈雪花狀,或呈桂花狀,或呈紋式狀,或在藝人所構圖設計的紋飾中點砂成“海浪”、“大浪淘砂”、“一線星空”等等圖案。它始於明代,是根據“鋪砂法”、“調砂法”、“摻砂法”等發展演變而來。它從初期用缸砂、生砂、熟砂逐漸轉變為純紫砂泥砂顆粒。方法上亦從泥片中和砂、摻砂、層層隔砂、裡外滿砂、表面鋪砂到純紫砂壺表點砂裝飾,加強和深化了創作主題。“珠粒隱隱,更自奪目”。紫砂點砂是在壺體成型基本完成後才開始進行的,比在壺體成型還沒開始即在泥片中調砂、摻砂或泥片表面鋪砂,工藝要求更高。它要達到點砂所要求的效果,工藝更複雜,更細膩。它要注意所選泥色的融配,要注意所選泥質顆粒的粗細,要在壺坯表面一顆顆將泥砂鑲嵌,用工具修整,和壺表胎土完全平整一致,然後再將選飾的紫砂顆粒用工具一點點弄到清晰,使其完全以泥色、泥砂的本來面貌呈現於所要表達的內容上。它呈現點點金星、閃閃銀星,似碧空群星閃耀,似大海浪裡淘砂,豐富而又耐人尋味。

 

    紫砂包錫裝飾,包金、包銀、包銅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包錫工藝,俗稱“砂胎包錫”。清中期朱堅(石梅)精於此術。常見形式有壺體全包或壺體包錫,嘴把鑲金、鑲玉、鑲紅木等。包金、包銀、包銅工藝,略晚于包錫工藝。是在包錫工藝走向衰落以後才興起的紫砂裝飾。人們一般認為,包錫工藝雖然精緻,錫表還鐫銘書畫裝飾,但器皿較笨重,並有損紫砂獨有的材質,故在清光緒年間逐漸棄而不用,所替代的則是包金、包銀、包銅裝飾工藝。它經歷一段從繁瑣走向簡潔的歷史過程。從壺體全包、鏤空包到局部包(包嘴、包把、包口線、包底線、包口沿邊線部位)等等。紫砂包錫裝飾傳世品流傳很多,紫砂包金、包銀、包銅裝飾傳世品更多,形式更豐富,手法多樣,工藝特點鮮明,至今仍受到嗜好者歡迎。

    紫砂粉色裝飾,是紫砂傳統裝飾技法之一。所謂粉色,即是使用區別與壺體本色胎土的化妝土在壺表面加以粉飾,這種方法始於清代。它原是在壺胎表麵粉上一層層色泥裝飾後,用於鐫刻有層次的圖案裝飾。粉得越厚,陶刻圖案書法越呈立體感。隨著工藝的成熟和藝人們創新設計的需要,紫砂粉色裝飾呈現出多元化手法和多變化形式。一種是用蠟紙鏤空成各種圖案貼在坯體上粉上各種色泥,亦可套色,待幹後,用明針修整光潔,取下鏤刻蠟紙,坯體上即留下清晰的圖案。另一種是用相同的方法,用泥漿工具噴色,噴色有濃有淡,有淺有深,泥色變化更豐富,比粉飾更有變化,圖案效果亦更奪目顯眼。現代藝人根據主題創意的需要,粉色與噴色相結合使用,亦結合其他如泥繪手法,塑雕手法等等,使紫砂粉色裝飾效果更佳。 

    紫砂裝飾工藝技法形式細分起來還有很多,大體上先列出以上十九種。這十九種裝飾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概括了紫砂裝飾工藝的起始、歷程、演變、進化、發展和創新。紫砂裝飾工藝有些形式已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衰落、淘汰,也有些形式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而發揚光大。作為優秀的紫砂傳統工藝,該繼承的則繼承,該發揚的則發揚,該創新的則創新,該發展的則發展,這是紫砂工藝技法日益趨向完善和成熟的標誌,這也是紫砂藝人的職責和應盡的義務。隨著工藝技法的進步,科學的發展,紫砂裝飾藝術必將進一步深化,推陳出新,呈現一派多姿多彩的嶄新局面。

資訊來源www.taohuren.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