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壺製作中的雕塑手法
2015-07-07 18:28:14


紫砂壺製作中的雕塑手法

據周高起《陽羡慕茗壺系·神品》記載:“陳仲美,婺源人,初造瓷於景德鎮。以業之者,多不足。成其名,棄之而來。好配壺土,意造諸玩,如香盒、花杯、狻猊爐、辟邪鎮紙,重鎪迭刻,細極鬼工。壺象花果,綴以草蟲,或龍戲海濤,伸爪出目......”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11210/9b8d7aeceae9c9be.jpg

  映 裝飾工藝是提高傳統陶瓷品質和藝術價值的極為重要的手段。尤其是宜興紫砂壺,因裡外不施釉,就需要有較高的製作水準及裝飾,以滿足不同層次使用者的需求。另一方面,裝飾本身還要具有時代性,它是當時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反

   五百年來,紫砂壺藝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變化,或多或少地都留下了各個時期的痕跡。在裝飾發展與演變之中,始終體現著多種風格的平行發展。紫砂壺藝的發展除了多以光貨為主流之外,紫砂壺的裝飾發展亦有多種,歸納起來有:雕塑、印花、貼花、鏤雕、浮雕、剔紅、描金、陶刻、紋胎、泥繪、琺瑯彩、粉彩、爐鈞釉、包錫、鑲銅錫、鑲嵌與複合材料、胎中加砂、磨光、貼花紙等。

   紫砂陶中的雕塑作為一種裝飾方法,在1976年7月宜興羊角山古窯址的發掘中就已出現。在出土的部分殘器中,有一“龍頭形壺嘴”,其製作方法為捏塑,泥料、製作工藝都較為粗糙,應是早期紫砂壺作品。此種裝飾方法在後來形成花貨類型的紫砂壺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由靜止的雕塑器皿演變為局部可活動的紫砂壺,如今常見的有龍頭、鳳嘴、蓮子、枯樹、梅段、百果壺等。

   在民國初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英國人波西爾的《中國美術》一書中,對宜興紫砂大加讚賞,稱讚紫砂壺為“奇式茶壺”,其中就刊登了一件“百果壺”,該壺身筒為淡黃色反置石榴形,周圍飾以各種不同種類之果形(模擬雕塑製成),壺嘴為藕節形,蓋為菌形,把為菱角,下有三足,擬蓮房、荔枝、胡桃之形,壺嘴旁蓋一圖章,造型自然、生動有趣。除此之外,還包含有多子多福,及對子孫健康祝願之意。

◆蓮形軟提梁壺

   高8釐米,陳鳴遠款,蘇州文物商店藏,壺身為蓮蓬形,由八片蓮花相疊組成,壺腹下部漸收斂。壺嘴形為荷葉卷成,壺身為蓮形。上有六顆蓮子,裝飾在圓形周圍,紐和蓮子皆能活動。壺肩部裝有一藕節形銀配(提梁),此種裝飾方法在原有的裝飾基礎上增加了動感,也增加了趣味。

◆魚化龍壺

   高10釐米,口徑7.5釐米。邵大亨制。該壺呈圓球狀,通身作海水波浪紋,線條流暢明快,造型簡潔。海浪中伸出一龍頭,張口睜目,聳耳伸須,龍口吐出一顆寶珠,十分生動。壺蓋上也是一片海浪,壺鈕是一從海浪中探首而出的龍頭,立體活動,伸縮自如。壺把是一一龍尾,情趣動人。此種造型一直流傳至今。

   據周高起《陽羡慕茗壺系·神品》記載:“陳仲美,婺源人,初造瓷於景德鎮。以業之者,多不足。成其名,棄之而來。好配壺土,意造諸玩,如香盒、花杯、狻猊爐、辟邪鎮紙,重鎪迭刻,細極鬼工。壺象花果,綴以草蟲,或龍戲海濤,伸爪出目......”可見陳仲美到了宜興之後,對紫砂壺的發展是有貢獻的,一是把景德鎮造瓷技術和造型裝飾手法等帶到了宜興,二是仿自然形器具增多了,拓寬了紫砂陶的表現範圍。文中提到“或龍戲海濤,伸爪出目”應該指的是“魚化龍壺”,可見陳仲美早已製作過“魚化龍壺”,並非邵大亨初創。

來源:出處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