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壺真正的價值
2016-09-08 17:04:51


紫砂壺真正的價值

顧景舟“三足乳丁”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11118/dc4a3d9494b5f2f9.jpg

何道洪“四方抽角”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11118/3bb9573f4bfff947.jpg

汪寅仙“西瓜壺”

   一把用於喝茶的壺拍出上千萬元,還不算貴?藝術品市場近幾年來一直呈現火爆態勢,但紫砂作品的定價到底要遵循怎樣的原則?隨著秋拍的全面來臨,不少拍賣公司再度將火熱的紫砂搬了出來,設立專場,關於紫砂將再現“天價”的預測不絕於耳。究竟是什麼因素支撐著市場對紫砂價格抱有如此高的期望值?紫砂定價權該由誰掌控?為此,本報記者對北京紫砂藝術館館長趙炎進行了專訪。

 

   “天價”是個偽命題

   趙炎並不贊同紫砂“天價”說,相反在他眼裡,紫砂的藝術價值和市場價格都被遠遠低估。他向記者表示,大家喜歡用“天價”來形容紫砂拍賣,主要原因在於市場上紫砂精品太少,大部分收藏者對紫砂藝術知之甚少。“但凡拍出較高價格,市場就驚歎:這個喝茶的小玩意兒怎麼會有這麼高的價格!”

 

趙炎表示。今年春拍,嘉德拍賣公司三個紫砂專場以1.4億元總成交額收官,引起震動。“很少有人看到,這場拍賣會幾百件紫砂作品,幾乎是一部濃縮版的中國紫砂藝術史,假設有人能全部買下來,就能開一個紫砂博物館,完整講述紫砂壺的歷史傳承。”

 

趙炎稱。“所以我說紫砂壺無天價,紫砂壺應該得到與其藝術價值相匹配的市場價格。”趙炎認為,紫砂分三個階段,一是喝茶的器皿;二是把玩的珍品;三是投資收藏的藝術品。現在大部分對紫砂的概念停留在第一階段,這需要市場對紫砂文化有更多的瞭解。

 

   三領域凸顯價格窪地

   紫砂藝術在中國有幾百年的歷史,雖然比不上瓷器、字畫的源遠流長,但也是傳承有序。紫砂藝術真正的興起還是在近幾年。公開資料顯示,今年春拍,僅中國嘉德、北京匡時、北京保利三家拍賣公司推出的紫砂專場成交總額就超過2.2億元。其中紫砂大師顧景舟的作品已經屢創新高,顧景舟、韓美林合作的“提梁盤壺”拍出了1150萬元高價;顧景舟與吳湖帆合作的石瓢壺便拍到了1232萬元,創下了紫砂壺拍賣的世界紀錄,而且其多件作品均已經超過千萬。這使得更多投資者開始關注到這一領域,並且開始尋找紫砂壺的價格窪地。

 

   “紫砂壺現在主要存在三個領域內的價格窪地。”趙炎解釋,一是已故名家。由於歷史原因,現在紫砂界熟知的大師只有顧景舟,但其只名列“紫砂七大老藝人”之六,其餘六位大師任淦庭、吳雲根、裴石民、王寅春、朱可心、蔣蓉的作品同樣是精品中的精品,但價格卻遠低於顧景舟的作品。二是明清老壺。明清老壺現在可謂鳳毛麟角,而且需要一定的鑒定能力,物以稀為貴。三是未來有潛質的紫砂藝人。

 

趙炎強調,紫砂是門傳承的藝術,與其在數量有限的大師壺和老壺上大打價格戰,不如靜心去挖掘當代名家的優秀作品。

   品“砂”莫要誤入歧途

 

   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化工壺”事件和紫砂壺原料告急事件讓不少藏家關注到紫砂壺的原料。泥料的好壞對於紫砂壺影響有多大?趙炎對此頗為無奈,“一把可以收藏的紫砂作品,泥料價格對於它的影響是可以忽略的”。

 

   他向記者解釋道,雖然有部分黑心商人刻意造假,但大部分紫砂藝人都是中規中矩。而且紫砂原料從來沒有告急之說,只不過此前國家為保護礦產開發,而對包括紫砂原料在內的各種礦產進行限制性開發。

 

   趙炎解釋,之所以說泥料可以忽略,是因為無論大師還是學徒,他們都是用宜興這一個地方產的泥料在做壺。泥料的形成有上億年,因此十年前挖出來的紫砂泥料根本稱不上“老泥”,也就無從談起用所謂“老泥”製作的紫砂壺價格會遠高於“新泥”製作的紫砂壺。

 

   “紫砂真正的價值體現在其藝術與人文價值上,當一把紫砂壺融合了中國的文化、時代的特色以及製作者的個性特徵,價格被拍賣到上千萬時,你會在乎當初那不到幾斤的紫砂泥值多少錢嗎?”趙炎稱,這就好比沒有人會去計算齊白石一副價值過億的作品,其宣紙值多少錢。

 

   建立紫砂價格體系

  紫砂作為新興藝術品收藏投資領域,如今並沒有明確的價格標準體系,這使得很多愛好者感覺無從判斷作品價值高低。記者在市場調查發現,現在紫砂的價格定價也很隨意,存在一定的混亂性。

 

   “這是紫砂領域有待解決的問題。”趙炎對紫砂壺的定價有自己的提議:依照紫砂壺容量的大小來制定價格範疇,然後結合紫砂作品的數量、藝術特點、作者等因素,判斷出最終價格。他介紹,例如紫砂作品可以分100毫升、200毫升、300毫升等幾個檔次來制定價格體系。

 

   “這是借鑒書畫領域而來的想法。”趙炎稱,“國畫可以論平方尺賣,紫砂壺也可以論容量賣。”目前,趙炎正在聯繫業內諸多的同行和專家,希望不久能共同探討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創新要以繼承傳統為基礎

   紫砂壺是一門傳承的藝術,然而現在卻出現一些怪像:部分製作者大量地抄襲、模仿大師作品;另一些紫砂壺製作者為獲得獎項,不惜設計出“稀奇古怪”形狀的紫砂壺;更有些商販甚至批量生產某種類型的紫砂壺,導致市場氾濫。

 

   趙炎認為,一切藝術都是從臨摹開始的,紫砂也不例外。如今流傳下來的紫砂壺壺形、風格不都是當年大浪淘沙後產生的精品嗎?紫砂壺因為是手工製作,即便是同一種壺形、同一作者也會做出不同味道,世界上沒有兩把一模一樣的紫砂壺。

 

   “但我們還是要鼓勵創新,這種創新是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的優化和變革,需要時間和經驗的積累,不是一蹴而就。”趙炎表示。須完善紫砂經紀人制度“讓紫砂能在剛興起的時候就規範起來,是我的心願。”

 

趙炎為此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建立紫砂經紀人制度。在他眼裡,現在的紫砂市場缺乏經紀人中間環節,市場和紫砂製作者是直接對接的。往往紫砂製作者不懂市場,在大量購買者的干擾下,難得靜心創作;另一方面購買者在市場上不知如何購買紫砂,需求得不到滿足。

 

 

   “經紀人制度也是借鑒書畫領域,畫廊、書畫家經紀人和書畫家各司其職,良性發展。”趙炎同時稱,但難度很大,經紀人需要既懂市場又懂紫砂,而且要有國家認可的執照。他建議政府可以組建相關的紫砂經紀人培訓認定機構,培養這方面的人才。

 

   趙炎在藝術節期間對媒體表示,紫砂藝術開始走入尋常百姓家,紫砂藝術品的投資、收藏正逐漸風行,但隨著近期紫砂藝術品收藏不斷升溫,紫砂市場部分出現了魚目混珠的亂象,北京紫砂藝術節的初衷就是為了傳播紫砂文化,發展紫砂文化,繁榮中國紫砂藝術事業。商報記者 陳傑/文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