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壺款
2013-11-14 21:37:37


 

紫砂壺款

紫砂款識是指用鈐印蓋或用刀鐫刻在紫砂陶器的底部、蓋內、把下等處製作者或定制者、監製者的印記。
  明代正德年間,制壺大師供春所作的“樹癭壺”(宜興儲南強原藏,現藏北京歷史博物館)是現存唯一的供春傳器。有“供春”二字作鐵線篆鐫於把內壺身,這就是目前所見最早的紫砂款識。

 

  紫砂款識與古印陶是一脈相承的,它是古印陶的延續。
  印陶所指,是古代人們用璽印在陶器未燒成前蓋壓後留下的印樣。藉以表明器主姓氏或作器者姓名,也有表達地名、官職以及紀年的。也可以說印陶是璽印的副產品。用於蓋壓陶器的璽印往往是專門性的,不盡與其它用途的璽印完全相同。印陶大量是東周遺物,秦漢、魏晉、唐宋均有發展。它應該屬於篆刻(冶印)藝術的範疇。
  我們今天能見到的紫砂款識與古印陶有不少相似之處,與古封泥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紫砂款識先是鐫刻,再發展到用鈐印鈐蓋,這個過程的形成是有各種因素的,有以下幾點:
  1、鐫刻麻煩,璽印方便,一鈐即可,尤其適用少批量的生產,鐫刻者須善書。
  2、鐫刻字樣不能一致,璽印鈐蓋不易仿冒。
  3、璽印鈐蓋留下的印記也是一種“商標”。
  4、用璽印也是紫砂藝術走向完善的一步,是中國古文化與傳統藝術的結晶。現在一般都不用直接刻的款了。紫砂款識與古代印陶相比有它獨有的特點:第一、刻款多為楷書,具晉唐遺意。用璽印鈐壓的款識,風貌 漢印、明清流派印很多是近似的。有的款識直接借用名家印作,如顧景舟用一印“足吾所好玩而老焉“為清代篆刻家吳熙載作品的仿製。紫砂款識所用文字多為楷書,小篆和繆篆。從書法的角度欣賞紫砂款識,遠不及古印陶的豐富、清新。紫砂款識所用印章的章法大多顯得規正、嚴飾,有一定的藝術價值和欣賞價值。有一些印也許是工匠自製的,比較粗劣,用字往往有誤。第二、紫砂款識所表達的內容,除製作者、定制者、監製者、紀年等以外,還有齋、館、室名,多主寓意的閒章。商標款也出現了,古印陶的內容就單調得多,這與印章的發展(唐代以後才用齋、館、室印)和商品經濟的發展是分不開的。古印陶中有肖形印,這在紫砂款識中尚未見到。第三、紫砂有了款識,這是由實用品轉為藝術品的標誌之一。這樣就有了名人名作,便於鑒賞識別。款識與作品連成一體,一壺千金,不足為奇。紫砂陶的愛好者、收藏者、鑒賞者、研究者日益增多,促進了紫砂藝術的發展。同時也出現了偽作,真偽之鑒別,另當別論。
  紫砂陶以造型豐富,古樸敦厚見長。紫砂款識與其它陶瓷製品的款識不盡相同,別具特色,已成為紫砂藝術不可少的組成部分。一把沒有款識的壺,使人感到不完整,價值平平。一把款識不好的壺也使人感到藝術內涵不夠。歷來制壺高手、名家,對用印鈐款都是十分講究的。用印鈐款也涉及到製作者的藝術素養,壺外工夫於此也可見一斑。用印不當會弄巧成拙,“佛頭著糞“,反之卻能”錦上添花。

 

  好的紫砂款識應具備以下幾點:
  (1)印章大小要適宜
    用印鈐款,理由視作品的大小而相應配置。倘若幾人合作,幾人的印章大小亦宜相仿。有人曾說用印寧小勿大,大則不雅,此說有一定道理,也不盡如此。我曾應呂堯臣之囑作“堯臣陶藝”一印,擬戰國璽意,與其代表作“玉璽壺”底一般大小,鈐之於壺即為一巨璽,匠心獨運,非常巧妙。因此製作者如能多備一些大小不同的印章,用起來方能得心應手,恰倒好處。
  (2)印章形式要善擇
    印式變化有姿可與整體作品的藝術美相得益彰。印章除正方形、朱白文(鈐在壺上則相反,一凹一凸)外,還有半通形、瓦當形、圓形、半圓形、橢圓形、葫蘆形、自然形、肖形等各種印面形式。凡一件作品同時鈐用二方或二方以上印章者,就需擇不同的印面形式。曾獲巴拿馬博覽會金獎的程壽珍喜用一方圓中有方、方中見圓的“冰心道人”印,鈐在其作品“掇球壺”上,渾然一體,如見古佛之容。
  (3)鈐壓位置要得當
        一般用印在底部,蓋內,把下。如用在壺的明處,尤其要審查位置。用得好,可以起裝飾作用,活躍振醒,得畫龍點睛之妙。有心者不妨一試。
  (4)風格要協調
        一般來說工細精緻的作品,宜用娟巧秀麗的印章;樸實奔放的作品,宜用粗獷老辣的印章;端莊穩重的作品,宜用方正平穩的印章。制壺名家王寅春常用的名印“王寅春”,得漢鑄印神韻、殘缺自然,通力巧妙,鈐在其作品上,印雖小卻顯得雍容大度。顧景舟先生所用“景舟制陶”一印,線條不粗卻剛勁飽滿,恣意縱橫而錯落有致,確是大家風度。現在有不少人喜用一種四平八穩、粗細、深淺一致,工藝化的印章,且不問作品風格是否相宜,看後使人很膩味。
    壺的造型與提名也可用風格相應的印章來匹配。“秦權壺”,可用有“田”框的仿秦印、半通印。“漢瓦壺”可用仿瓦當印。“集玉壺”,可用仿切玉印。壺身裝飾性強的可選用烏蟲篆印。
  壺的風格,隨人而異。揣摩用印,也要相類而施。用印也是創作的一個部分;要一併構思,有機結合,才能進一步提高作品的藝術性。這點往往為創作者所忽視。
  用閒章應與作品寓意相合。青年壺藝家吳群祥其居曰“草木居”,寓草木有情。“草木居”一印為篆刻家馬士達先生所作,鈐之於壺,脈脈傳情,耐人尋味。
  (5)鈐印輕重要適宜
    鈐印時應注意平整,用力均勻,不可深淺不一。由於印的形式與風格有異,作印者用刀深淺不一,鈐印時也應恰倒好處。有的不一定要鈐足,有的卻非鈐足不可。清代篆刻名家陳鴻壽(號曼生)設計的壺式,寓巧與拙,古樸而又幽默。楊彭年製作,底鈐“阿曼陀室”一印,鈐足後方顯得雄健樸茂,運刀猶如雷霆萬鈞,金石味十足。
  (6)印章製作要考究
  紫砂款識所用印章的製作者有印人,也有不少民間陶工,優劣懸殊。現在紫砂陶有了很大發展提高,款識的藝術水準往往還不及古代的。“王南林制”、“楊彭年造”、“阿曼陀室”這樣精彩的款識現在見不到。究其原因,作印者是篆刻名家,也懂得紫砂一二,制壺者也具有一定的藝術素養,也懂篆刻一而。因此我們現在的紫砂作者也應該懂點篆刻,有條件的應請印人作印。
  因為紫砂款識的用印往往是專門性的,深淺與用力也應尤其注意。作印者應著眼於鈐壓在紫砂上的藝術效果。

 

  總之,紫砂款識是古印陶的延續,屬於篆刻藝術的範疇,也是紫砂陶的重要組成部分。一件作品,款識不好,不是好作品;一把壺,款識不好,不是好壺。造型、泥料、製作、款識、燒成具佳,方為上品。

 

 

資訊來源:淘壺人,轉載請注明出處www.taohuren.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