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壺款識鑒定
2016-10-16 22:12:26


紫砂壺款識鑒定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b37550d85dcfbec1.jpg

金鼎商標 底印

宜興紫砂壺的款識千差萬別,研究起來亦有相當難度。早期的紫砂壺多無款,明後期才出現款識。紫砂壺製作者的作品上,落款隨意性極大,具體到每個人早年與晚年的款識又有很大變化,極少有陶工一生只用一、二枚印章。如是刻款,那變化就更大了。請張三刻,也請李四刻,習慣了自己也刻。如果款識是印章,因敲打力度的不同,也會出現不同的效果。紫砂壺中的印章款多為陰刻,敲打在壺上,變成了陽文,陰刻的圖章,敲打在半幹的泥坯上,如用力過小,字的頂端刀痕往往難以出現;只有用力較大,才可將印章的全部刀痕列印出來。所以,即便是同一個印章,列印力度不同的印痕字根相同,字尖往往會不盡相同。有關記載早期紫砂壺款識的文獻資料及實物材料非常之少,且真偽不辨,很少有標準器款識來證明、比較其他款識,這樣就給紫砂壺鑒別帶來了很大的困難。儘管如此,鑒別紫砂壺真偽,款識仍是不可缺少的一環。

紫砂壺在明中期,由日用粗陶向工藝陶轉變之後慢慢開始流行起來。恰恰在這時候,藝術商品化的發展趨勢又空前活躍,藝術品的市場需求量越大,作偽之風就越甚。在繪畫方面作偽,以明代為甚。特別是明代中後期,作偽地區分佈之廣,作偽者之眾,作偽方法和手段之多變,以及流傳展品數量之多,均遠遠超過以往任何時代。在離宜興不遠的人文基苯的幾個江南重鎮,尤以蘇州地區為甚。據沈德符《野獲編》雲:“骨董自來多贗,而吳中尤甚,文士皆以糊口。近日前輩,修法莫如張伯起,然亦不克向此中生活。至王百谷全以此作計然策矣。”文中所言張伯起即張鳳翼,王百谷即王雅登。這兩位元都是蘇州地區著名文人和書畫收藏家,他們尚從古董作偽中漁利,其他市俗者就可想而知了。

此外,松江、鄞縣、無錫、湖州、杭州等許多地區都有制作偽字畫之風。上述這些地方的文人墨客又正是與宜興紫砂壺製作者有著密切的關係,玩賞、吹捧紫砂壺的人當然也就出在這些地方。在這種氣氛交往中,不可能沒有“私下交易”。就在幾年前,紫砂壺行情特好的時候,上述地區尚有畫家模仿繪畫大師筆意在紫砂壺上寫字繪畫,然後經名人刻制,從中漁利。這種作品流向社會,制壺者、繪畫者、刻者,三人只要有一人屬原作者,就足以借真掩假使人們忽略其假的成份。

據明?周高起《陽羨茗壺系》正始中提到供春”指掠內外,指螺紋隱起可按。胎必累按,故腹半尚視節腹,視以辨真”。“見時大彬所仿,則刻供春二字,足折聚訟雲”。

關於時大彬。“鐫壺款識,即時大彬初倩能書者落墨,用竹刀畫之,或以印記.後竟運刀成字,書法閒雅,在黃庭、樂毅帖間,人不能仿,賞鑒家用以為別。次則李仲勞亦合書法,若李茂林朱書號記而且。仲芳亦時代大彬刻款,手法自遜。”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864fb45befe2621c.jpg

“鳴遠”刻款 “陳鳴遠”章款

早期紫砂壺款識為竹刀所刻。無錫華氏墓出土“大彬”(把下)刻款圓壺,江都曹氏墓出土“大彬”(底部)刻款六方壺,漳浦盧氏墓出土“時大格制”(底部)刻款紫砂圓壺,均為刀刻。竹刀刻款與金屬刀刻款不同,金屬刀刻款在泥平面以下,竹刀刻款泥會溢向兩邊高出平面,留有痕跡。此後,宜興紫砂壺在文人的參與下,其款識迅速發展起來。下面特舉二十一例來說明四百年來,各時期宜興紫砂壺款識的特徵與變化。

(1)“大彬”,刻款,款在把下。

(2)“康熙禦制”章款。款在底部。

(3)“鳴遠”刻款,“陳鳴遠”章款,款均在壺身。

(4)“荊溪華鳳翔制”章款。

(5)“大清乾隆年制”章款。

(6)“玉香齋”刻款。

(7)“曼生銘”“彭年”蓋印,“阿曼陀室”印章,款在底部。

(8)“歲在辛卯仲冬虔榮制時年七十六並書”刻款,款在底部。

(9)“友蘭”蓋印,“符生鄧奎監造”底印。此壺為邵友蘭訪曼生壺式,符生鄧奎監造。

(10)“友廷”蓋印,“福”把梢印。

(11)“光裕”蓋印,“己酉(1909年)勸業會紀念品”紀念款。

(l2)“陳鼎和陶器廠”章款,“陳鼎和”刻款、“郭記”蓋印,底有“宜興紫砂”長方印,“郭記”扇形印。陳鼎和是本世紀初期一家公司的名字,經理人陳元明。這家公司經營作品有茗壺、茶具、茶杯、暖酒杯、筆洗、花瓶等。器皿上銘文多有“陳鼎和”簽款,或底鈴篆文方印:“陳鼎和陶瓷廠”。有的還印有英文C.T.H.CO的字樣。 

(13)“桂林”蓋印,“金鼎商標”底印、“歧陶氏訪作”壺身刻銘。有的器皿還有“吳德盛制”篆文方印和圓印。吳德盛是本世紀初另一家經營宜興陶器的公司。店主名叫吳漢文,筆名為歧陶。該公司雇用的陶工有。胡耀庭、俞國良、馮桂林等。

(14)“鐵畫軒制”篆文方印、煙印,款在底部,“耀庭”蓋印。鐵畫軒是本世紀初設在上海經營宜興陶器的一家公司,主要業務是外銷歐洲、日本和東南亞。產品以裝飾書法著名。創辦人戴國寶,1870年出生于南京,曾是職業刻瓷名手。他以鐵針刻劃花紋在瓷器上,名其公司為鐵畫軒,藉以表明其職業的特色。二十世紀初期,戴氏的興趣由刻瓷轉向刻劃宜興陶器,宜興買坯,在自己的工廠加以紋飾。公司的印記是“鐵畫軒制”,“戴氏”方印是店東的名字,他也自署“玉屏”及“玉道人”。鐵畫軒的作品有陶工、刻工、公司或店東等多個印章和簽款。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0ed3a23aaeea6274.jpg

阿曼陀室 印章

(15)“壽珍”蓋印,“八十二老人作此茗壺巴拿馬萬國貨物品展覽會曾得優獎”底印,“真記”把下印字。

(16)“威海衛同慶順造”中英文款。此壺裝飾為鑲銅錫。此項工藝多為晚清時山東威海人做,將宜興紫砂壺燒好,運往威海加工。 

(17)“榮卿”蓋印,“泰文鼠紋印”贏印,外銷款。

(18)“貢局”款及圖形紋印,外銷款。

(19)“泰國文字”印,外銷款。

(20)“宜興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出品”底印。

(21)“ARY.DE.MIDE。奔馬救。荷蘭十七世紀晚期至十八世紀初期訪宜興夷所用款。

以上款識概括起來有。人名款、紀年款、堂號款、紀念款、圖案款、商標款、閒章款、地名款、吉語款、詩詞款等。

款的位置:由壺底、壺身刻款,發展到蓋內印、刻,把消印。子口刻、印。今天制壺名人大都在三個部位落款,壺蓋:名章;把梢:姓章:壺底。姓名章。也有蓋內二方印,把梢二方或刻印並用。

紫砂壺用款識作偽有兩種方法,一種,真款假壺。另一種,假款假壺。紫砂壺燒成後再補款的現象。至今尚未見到。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743c9df444dfa695.jpg

阿曼陀室

真款假壺,有下列幾種現象。

(1)應酬之作。早期制壺藝人做壺送人,大都自己做,這類顯有好有壞,但都是真款真查。只是有時隨便做做,便送人了。當紫砂壺行情好的時候,應酬益的擁有者,隨那將壺拋入市場。這種真款真壺的壺因其品質較差而令人疑其為偽作。這種現象可另當別論。後來藝人們做壺送人,出現了讓徒弟代作,打上自己的印章或刻上自己的款,這種現象在中國歷代繪畫中也時常出現。在經濟不發達時,這種現象似也無可非議。

(2)當制壺者作品供不應求時,而找徒弟或他人代作。認真的藝人可能會讓別人做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由藝人自己再加工,直至完成打上或刻上自己的款識。

(3)利益熏心的制壺者,可能會將印章全交給代做人,做好後把壺送來,付給代做人多少製作費即可。

假壺假款,這種作偽手段其目的就是獲取暴利。其款識作偽的主要手法有:

(1)根據資料,仿刻圖章或仿刻刻款。

(2)在燒好後的原作上複製印章或作拓片再加工。

(3)採用照相製版,用銅鋅版制出印章。

(4)任意憑空臆造偽款識。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9cee9e46a24b9fbd.jpg

俞國良 紅泥大傳爐

鑒別紫砂壺款識真偽,最好先讀一些書,瞭解各個時期的壺的造型、泥料、燒成的變化,裝飾方法及一些名家常用的款識;再多看作品進行比較,從多方面細心觀察泥料、泥色、造型、制法、款識等的不同變化及一些制壺名家的特點,每個人的專長,如方壺、圓壺、筋紋形壺、花壺等。

不久前,臺灣唐人工藝出版社出版了《紫砂款識彙編》一書,可給收藏者提供一此方便,但沒有注明款識尺寸。值得注意的是,因同樣的印章打在不同的泥料上,經過燒成後,印章蝗尺寸會大小不一。紫泥、綠泥、朱泥等的收縮也不一樣。所以同樣款識燒好後往往會大小不一。

還有一種假壺假款應另當別論,如“孟臣壺“,幾個世紀以來,從未間斷生產,作品多仿其大概,即仿製一種時代品種,以迎合品蓍者的需求,並不刻意求真。

晚清、民國時仿前代紫砂壺,多仿名家,供春、時朋、時大彬、徐友泉、陳仲美、陳鳴遠、陳曼生等,多出自高手,如蔣燕亭、王寅春、裴石民、顧景舟等。

今天知道的節鳴遠作品有許多為蔣燕亭所仿,同時他還仿徐友泉、時大彬、陳仲美等作品。

九十年代前後,紫砂壺收藏之熱在香港、臺灣乃至東南亞超過以往任何時代,至今仍有餘波,宜興當地也因此呈現出“萬人做壺算種田“的空前景象,作偽之風,重新盛行。作偽者仿前代,仿民國,仿五十年代乃至仿當代名家作品,這一點也早已為大家掃熟知。臺灣近些年的“壺中天地“、“紫玉金砂“期刊也時常報導,收藏者自當更加上心。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31216/6f25fd57f66a8e51.jpg

裴石民 印章落款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