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個迷
2017-03-05 16:56:43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個迷

宜興博物館這兩天舉辦"故宮博物院紫砂藏品省親展",其中有一件"大清乾隆年製"官窯款的堆泥山水紋筆筒十分靚眼,在中國紫砂歷史上從來沒有皇室置辦的官窯,那為什麼會出現本朝官款的呢?宜興人一直說不清楚,陶瓷研究界也一直未有答案,一直是個迷。中國陶瓷研究專家馮先銘在《中國陶瓷史》中對宜興窯沒有詳細的述說,古代以來的所有文獻都沒有提到宜興窯系有關辦官窯落官款的記錄,民間有"宮中豔說大彬壺,海外競求鳴遠碟"的說法,但歷史文獻是一大空白,需要後人去慢慢研究,特別是宜興人有責任來求證這一官款是本朝還是後仿。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大清乾隆年製》款,故宮藏品,宜興博物館展出。

景德鎮從明代永樂開始瓷器上一直有"永樂年制、大明宣德年制"⋯⋯大明崇正年制","大清康熙年制⋯洪憲年製"歷朝歷代延續不斷的官款,按照現在的說法那是"國營單位"的產品,也就是朝庭出資的企業所生產的產品供皇室御用的,私營企業民間產品是不可能落"官款"的,如果落下官款就有判刑殺頭的風險,試想在專制制度下有幾個人會去冒這麼大的風險呢?也許有膽大枉為的會偷偷仿落官款,但這種現象很罕見,因為古代經濟落後,溫飽未解決,民間沒有人來搞收藏,只有皇帝賞賜官窯瓷器給朝庭命官,當然,那些達官富人都以收藏明代以前的瓷器比較普遍,如唐代陶瓷器,宋代五大名窯等。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說到宜興紫砂器,確實沒有明確的記載有官窯的說法,那為什麼會有"大清乾隆年制"的官款呢?也沒有發現從明代至清末幾乎每個朝代的連續性官款產品,這就令人產生好奇,這一孤零零的乾隆款就非常有研究價值,我在近幾年的拍賣市場,看到有幾款類似的產品,落款都是製作者名章:楊季初,楊季元,這兩個人確實創造了用色泥彩繪的工藝,所繪畫面基本上是仿明代沈周,文徴明,陳道複那些文人畫的意境或畫意,用立體的畫形式在紫砂地上表現,開創了紫砂藝術表現的新形式新工藝,對紫砂工藝史是有貢獻的兩個藝術家。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過去在陶瓷上落官款是有嚴格限制的,從宋代開始,中國陶瓷落款,我們有發現宋代官窯的"官"字款,明、清兩代還出現了朝庭命官派往景德鎮督窯的情況,可見對官窯的重視,宜興紫砂從誕生之日起就受到士大夫的重視,也許皇室派人到過宜興訂過產品,但這個說法在皇宮檔案和文獻資料上也缺少發現,宜興民間也沒有準確的說法,康熙,乾隆皇帝都曾踏上宜興的土地,前幾年有一個電視劇《康熙微服私訪》有一集紫砂記,說的是康熙喜歡紫砂壺的故事,只是野史趣聞,不足為憑,民間紫砂器上落官款有違常規,值得研究,顧景舟曾應邀到故官鑒別紫砂器藏品,他曾說,有很多是後仿,有幾個是民國時期上海古玩商人請宜興人的臆造品,該件泥繪筆筒是不是那時的作品,應該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紫砂史上的"官款"是真是幻一直是个迷

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本文無關!

本文轉載自網路,版權歸作者所有,每個人看法不同資料僅供參考,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將盡速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