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名款博浪椎壺
2016-10-11 22:36:17


清代名款博浪椎壺

博浪椎壺是清代名款,玉成窯經典代表作品。博浪椎壺的創意和造型源于歷史事件張良派刺客在博浪沙刺殺秦王,所用之鐵椎原型摶製成的。博浪椎原為一種特製鐵器,椎即錘,系古代一種圓球形鐵兵器即帶鐵索的大鐵錘。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209/2a7824d80ceea237.jpg

博浪椎是赧翁壺銘集大成者,字字千鈞,暗藏典故,驚心動魄,短短十五字峰迴路轉,其意境之高遠,用字之精煉,為人所不能及。其博浪椎銘文為:『鐵為之,沙摶之,彼一時,此一時』。其博浪椎即為典故,先秦滅韓國,韓國公子張良密謀刺秦,出重金覓得力士蒼海公,鑄利器大鐵椎,重百二十斤,以鐵索系椎首,于博浪沙伏擊秦王,不料誤擊副座,事敗,張良夜逃,數年後輔漢高祖劉邦成大業。赧翁三個字帶出典故,接下來再發感歎:鐵為之,沙摶之,意為此博浪椎以前是用鐵鑄而成,如今,是以沙(泥)來塑成的茶壺。最後兩句是整個壺銘的精華所在,赧翁妙筆,只將民間俗語“此一時,彼一時”掉了個個兒,就將金戈鐵馬與峰迴路轉之勢全盤托出,收壺銘豹尾。末兩句中“彼一時”則是指,那時用它來刺秦王啊,三個字即涵蓋戰場金戈鐵馬,而“此一時”則是說,現在,我們用它來飲茶啊,頓時峰迴路轉,回到品茶中來。綜觀十二字,字字如鐵板釘釘,無一字可改動,令人佩服不已,實為紫砂壺銘的一座豐碑。因此,壺銘便跨越了數代時空,切換了用途,“化干戈為玉帛”,使人感到題銘作者對陶瓷茶具銘文匠心獨運的心思。此銘還有更深的含義:該壺制於清末,時外敵入侵,滿清王朝對外軟弱,割地賠款喪權辱國,對內腐敗民不聊生,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作者托物寄情,體現了既憂國憂民又無力救國的無奈情懷。酌文撰句到這個份上,足見他的獨特匠心與深厚功底。

 

清 韻石制 赧翁銘 博浪椎壺 高:8.5釐米 口徑:4.6釐米 此壺現藏上海博物館

壺身銘:『鐵為之,沙摶之。彼一時,此一時。赧翁銘』

 

此壺造型是仿古代的武器即帶鐵索的大鐵錘,又稱博浪椎。壺的制技尚稱精確周到,尤其是對泥色的配製,頗為講究,泥呈黑褐色,紫砂細泥調粗砂,肌理粗而不糙,古樸凝重更逼真似鐵錘,且有粗重感,壺肩上有三耳,蓋以連環相系。裝飾以赧翁之精妙書法,鐫刻乾脆,鋒銳利落,遊刃有餘,誠為藝趣盎然的一件佳器。嘴下印『韻石』,底印『林園』。

 

據說秦時張良派刺客在河南搏望沙行刺秦始皇,用的就是這圓形帶鐵索的博浪椎。秦始皇滅韓國,張良是韓國人,為了報仇,覓得力士,做鐵椎重一百二十斤,趁秦始皇東游,于搏浪沙擊之。此舉雖未成功,但其志可嘉。晚清紫砂藝人的韻石受此歷史故事啟發,以此意製成圓形博浪椎壺。此壺造型把古代武器“博浪椎”的形狀,經藝術設計改制成飲茶的茗壺,這個創意可謂新穎獨特。而赧翁在壺上所題的銘文則更為奇妙:『鐵為之,沙摶之,彼一時,此一時』。那就是“化干戈為玉帛”真具有令人相逢付之一笑的高明。赧翁將此壺主題提煉得多麼貼切而又巧妙。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