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可心紫砂七老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一)
2017-02-25 23:08:02


朱可心紫砂七老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

 

朱可心,原名朱凱長,藝名“可心”。

寓“虛心者,可師也”,“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生前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江蘇分會會員,紫砂壺製作大師、著名陶瓷藝人、國家級高級工藝美術師。

先後授藝帶徒數十人,名藝人有汪寅仙、李碧芳、潘春芳、許成權、范洪泉、謝曼倫、曹婉芬、王小龍、高麗君、倪順生、李芹仙等。

上世紀50年代朱可心與徒弟們合影

 


 

虛心可師

改名可心

 


 

謙虛是一種美德,尊師重道也是一種美德,當一個人有了成績冒出驕傲自滿的苗頭時,千萬要記住:虛心者,可師也。朱可心原名開長,二十七歲才改名可心。為何改名,有一番緣由。

可心十五歲拜汪生義為師學藝,至二十歲滿期,壺藝已初露鋒芒。民國二十年秋,江蘇省公立宜興職業學校陶工科由宜興城內返還蜀山鎮。後陶工科改名為窯業科。朱可心在校址初返蜀山時,由師兄吳雲根推薦,由校長王世傑考察,被聘為學校實習工廠教員。

任教不久,朱可心和師兄吳雲根因誤會而產生隔閡,甚至鬧到見面不講話的地步。事情是這樣的:宜興職業學校校長兼窯業科(窯業科於民國22年單獨建校,稱江蘇省宜興初級陶瓷職業學校)科長王世傑,四川籍人,早年在日本東京帝國工業大學攻學士,專攻陶瓷、玻璃、水泥、琺瑯等,是位留洋專家。王世傑嗜愛紫砂、推崇紫砂,為創辦紫砂職業教育(陶工科創始人)而放棄在當時首都南京就職的機會,來到宜興蜀山。到蜀山后,王世傑根據歐洲流行器皿咖啡茶具式樣,為紫砂打開歐洲市場專門設計了一份紫砂咖啡茶具的圖紙,分立面圖、平面圖、俯視、正視、側視分圖十幾張,叫吳雲根製作。吳雲根花了三個月時間,按圖紙尺寸連續做了二件套,校長王世傑都不滿意。吳雲根秉性耿直,一冒火就顯在面上,見王世傑校長對製品不滿意,氣得不肯再制。於是,王世傑便叫朱可心製作。朱可心見了王世傑設計的圖紙,又對照吳雲根的製品,細細查找原因。原來製品和圖紙,平面和立體,畫與做不是一回事。朱可心連用幾何造型,合理安排好壺身、流、把、蓋的比例,恰到好處,製作成自己第一次創新的咖啡茶具。王世傑見了大加讚揚,連聲贊:[好!] 不料吳雲根生氣了,認為朱可心出他的洋相。而朱可心年輕氣盛,一時接受不了,認為自己創制出第一個新作品,師兄不支援他,反而怪他,給他臉色看,因此也不理吳雲根。這一來,兩人關係越鬧越僵。

這事讓校長王世傑知道,非常難受,找兩人談沒見效,就委託紫砂前輩、德高望重的工廠教員程壽珍出面做調解工作。程壽珍公然勸解吳雲根、朱可心。程壽珍還帶朱可心登上蜀山,給可心講蘇東坡在蜀山辦學的故事。朱可心想起自己在學藝期間,師兄吳雲根像兄長一樣關心照料他,為自己驕傲不敬重師兄的行為感到慚愧。可心主動恢復改善了和師兄吳雲根的關係。可心為記住這次教訓,取“虛心者,可心也,壺中杯水,可清天地”之意,自改其名為“可心”。朱可心改名,得到校長王世傑的肯定,程壽珍更是高興。高興之余,程壽珍親自傳授朱可心仿鼓、漢扁等壺的技藝,親自傳授清代嘉道年間高手楊彭年遺留下來的手工練泥[拼砂之法,並將自己配置的紫泥上品青灰砂泥的程式教朱可心,使朱可心受益菲淺,對可心壺藝長進起了很大作用。後來可心回憶說:程壽珍是他出師後遇到的又一位老師。

可心改名,以謙虛謹慎為本,戒驕戒躁為法,尊師重道為源,真誠修身為訓,萬勿自大為戒。可心一世真誠謙虛待人,時刻以名字本意作為座右銘,為紫砂界後人樹立楷模,意深境遠。 筆者以為:可心改名,可視為可心藝德初成的一個標誌。


 

胸懷磊落

虛心求教

 


 

胸襟坦蕩,把自己的創作設計、藝術觀點亮出來,主動徵求人家的意見,就能填補自己設計上的不足,獲得人家真誠的幫助。

1932年春,宜興職校校長王世傑邀請丁蜀山陶業粗、溪、黑、黃、砂、紫砂六大類行業公會代表、窯業主代表、藝人代表、地方名士、校董召開一次座談會,研討參加百年一度的美國芝加哥博覽會展品展示問題,朱可心被邀參加。會後,王世傑委託程壽珍任展品總監造和工藝總輔導。

這期間,朱可心常向程壽珍討教技藝,程壽珍也悉心傳授,並介紹各方人士跟朱可心認識交往。朱可心為設計展品,開動腦筋,幾經思考,準備以鼎為題材,設計創作新品參展。鼎為古代傳國重器,要發揚中國國威,民族尊嚴,可心決定做只雲龍鼎。龍的神威、形象使可心非常興奮。設計稿一出來,朱可心便告知校長王世傑、校董儲南強、潘稚亮、名師程壽珍、範大生等,一一徵求意見。王世傑支持他,給他找了許多龍的圖案範本。儲南強贊同他,書送一幅對聯作為勉勵,對聯曰[書傳陽羨名陶録,人在幽峰稼穡圖,並提議可心要博採眾長。潘稚亮對鼎的紋飾設計提出中肯意見。

朱可心的雲龍鼎一次性製作成功。鼎高2.5市尺,鼎下部飾以層層波浪,身部飾以巨龍在波濤中翻江倒海,龍首仰面,向天空噴吐萬珠水花。鼎蓋上三朵雲頭托起一輪紅日。三隻金剛鼎腳飾以浪波曲型。整體雕鏤生動,巧妙運用紫泥天然色彩,色澤溫潤,表面肌理效果達到出神入化之境地。此鼎參加百年一度的美國芝加哥博覽會展示,摘取桂冠,獲[特級優獎。

雲龍鼎一做成,朱可心乘著餘興,運用自己熟悉竹,喜竹飾的特長,又設計出一隻竹節鼎。潘稚亮看了朱可心的設計稿,十分喜歡,要求可心在鼎面上留下空白讓他鐫刻。朱可心答應了,在製作竹節鼎的日日夜夜,潘稚亮也忙著設計鼎文。竹節鼎製成後第二天,號[木石居主人(本意原為閉門讀書,鑽研書法篆刻,不問世事)的潘稚亮,便凝神注目,鋼刀好似金蛇舞,鏤下一層泥屑,正面刻下[萬年寶鼎四個李斯小篆,背面刻下古錢紋飾。潘稚亮為可心寫下一副對聯,聯曰[陸氏釋文寶宗漢學,仲翔注易猶契義心。

竹節鼎燒制成功,鼎高1.6市尺,鼎身取一節竹段狀,四周浮雕竹葉,三隻鼎腳由兩根細竹盤曲而成,鼎蓋用鏤空竹葉,三竹節分飾其中。鼎正面[萬年寶鼎四字蒼勁雄渾,鼎背面古錢紋飾樸致端方。鼎整體清韻有致,典雅大方,使人賞鼎時[竹歆爐香之心油然而生。此作在上海蓬萊市場(今豫園商城)展出時,為孫中山夫人宋誠意齡定購,現存上海宋慶齡故居。

朱可心創新設計毫不保守,絕不自封,主動徵求人家意見,態度真誠,虛心求救,博取眾長,無不是一種高尚的藝德表現。筆者以為,藝德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傳統美德,它反映出藝者的求學態度、求學精神、求知欲望、求實情操,為從藝者高尚品德的實質體現。可心的這種藝德,為紫砂界從藝人員起著一定的表率作用。

 


 

摒棄門戶

支持創新

 


 

摒棄門戶之見,無論是光貨素器,光貨色(飾)器門類,還是花貨素飾器,花貨色飾器門類,以及筋瓤貨、筋紋器門類,凡是新款式、新形色出現,儘管可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有可能還不十全十美,但作為從藝人員,只能抱著支持態度,並盡可能,善意地提出修改意見。

拋開門派之別,門戶之見,一視同仁,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特別是在資格、功夫、藝術見解上難分伯仲,難見高下的同輩藝人當中,這就需要勇氣和度量。

朱可心是唯一一個在三0年代抗日戰爭暴發後,至四0年代、五0年代初紫砂業相對低靡的情況下,堅持以壺為業,以壺為生的藝人。他沒有轉一天業,沒有打一天其它雜工,終日鑽在制壺工藝中。期間他創制的新品《雲龍壺》、《松鼠葡萄壺》、《松竹梅三友壺》、《圓松竹梅壺》、《提梁魚化龍》 等,得到很高評價,並數度得獎,為南京博物院收藏。因此,他自己不斷創新,也支持人家創新。

至1956年夏天,紫砂花貨色飾器高手女藝人蔣蓉創作了第一件新品《荷花壺》,在坯體剛剛完成成型製作工藝,即遭到非議。蔣蓉哭著找到時任陶業社副主任兼工廠輔導的朱可心,氣著要把坯體毀掉。朱可心極關心蔣蓉的創作,因為蔣蓉第一次提出設計時,可心即表示支持。

朱可心到工廠裡一問,非議的人竟有花貨素飾器高手,像真品享有盛譽,時稱[鳴遠第二的裴石民,有花貨素飾器高手,竹飾方面享有素雅風格的師兄吳雲根,還有光貨素器追求裸胎藝術效果的制壺名手顧景舟等人。

紫砂界門派之別,素來有之,門戶之見極深。紫砂花貨素飾器之分支向來認為是花貨塑器之正宗,從藝素飾器者也有重花貨素飾器而輕花貨色飾器的情況存在。從藝紫砂花貨色飾器的蔣蓉要創新有難處。朱可心時任工廠輔導兼陶業社副主任,他以這兩個身份一一同裴石民、吳雲根、顧景舟等人交換意見,並勉勵蔣蓉要想得到別人的評價,東西一定要做得好,要拿出本事來。

蔣蓉得到朱可心的堅決支持,朱可心亦親自指點和提出修改意見。蔣蓉的第一件創新作品《荷花壺》于1956年夏秋之際創制成功,並在臨冬的全國陶瓷工藝會議上被評為特種紫砂工藝品。《荷花壺》充分發揮蔣蓉在花貨色飾器上的特長:造型以荷花作壺身,蓮蓬作蓋,花梗為把,巧妙運用紫砂泥配色,米黃底色,朱紅花脈,墨綠蓮房,青瑩荷葉,碧翠青蛙。壺腳為紅菱、白藕。色飾自然,清新豔麗。

朱可心支持蔣蓉創新,在突破舊俗氛圍中,在摒棄門派陋見中,都具有積極意義。這種事在後來[史無前例的四大運動中,朱可心被作為批判對象,並被人漫畫成男身女腰花褲腳,還以男女二個身體合在一起穿一條褲被人施以攻擊,不能不說是件悲哀的事。朱可心的觀點明確的:凡是從藝者,不要有什麼門戶之見,不要以為自己門派的東西就是最好,其它門派都不如自己,也不要只看到自己的門派,而對屬於其它門派就漠不關心,這對於紫砂的發展是不利的。對支持蔣蓉創作《花花壺》絕不會後悔!這無疑是對攻擊者最好的,最大度的寬容回答。

朱可心一生對創新抱有積極態度,無論自己、別人,一概摒棄舊俗陋習,一視同仁,極力支持,鼎力相助,這無疑是一種崇高的藝德體現。筆者以為:自己創新實屬不易,但要支持別人創新更屬不易。這是勇氣、大度和氣量的結合,這種藝德應該在紫砂界發揚光大!

 


 

不受利誘

保持晚節

 


 

清貧甘苦,勤儉樸實,沒有絲毫非份之想,在藝海中孜孜追求。藝術至上,一層不沾,這也許是藝德上的清高,但同時又是極難做到的。

朱可心過慣清貧日子,生活儉樸,至晚年時節,所有家什用具都是用了又用,老掉了牙。他的臥室裡,除了一隻書櫥,一隻木箱(也用作書箱)和一張用竹床擱成的床鋪外,就是一張工作臺(泥凳),臺上放滿制坯工具和一塊精選出來的紫砂泥料。可心晚年積勞成疾,但還是堅持創作,至1985年10月上海電視臺在可心家中拍攝電視,可心還是堅持做完一件《仿鼓壺》,其後又製作完成《漢扁壺》。

隨著國門的打開,八0年代開始,紫砂首先在港臺地區熱起來。朱可心作為當代制壺巨匠,花貨素飾器一代宗師,自然也成了紫砂熱浪中注目的追逐對象。有人要買可心的壺,一天要跑可心家好幾趟,有人乾脆毫不掩飾,尋藉口要用可心的印章,賣一把壺分五成利。更有甚者,有些人一至可心家裡,拿錢朝臺上一摜,然後再求可心蓋個章款。面對錢和利,面對有些人的無恥要求,可心一概嚴正拒絕。可心的態度很堅決,壺已全部捐獻給博物館,印章雖還留著,但不是自己親手制的壺,絕不蓋上自己的章。很多人碰了釘子說“可心腦子不開竅”,也有很多人碰了釘子不死心,繼續糾纏,還是弄不到一把可心的壺。

1986年2月,朱可心再次病倒了。病床上,朱可心一次次告誡家屬,不要見錢眼開,不要褻瀆藝術,不然就枉為朱可心的子孫後代。1986年3月初,朱可心感到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心裡為制壺用的印章而擔心,一次次催促家人,要當面將印章全部銷毀。直到家屬答應照囑辦事,可心才了卻一件心事。在有些人眼裡,這雖然是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在市場經濟社會中,在金錢面前,有人丟失了顏面,有人失落了人格,也有人為金錢而折腰。在紫砂壺界假冒偽壺日超氾濫的時日,朱可心毀棄印章,正是表現了朱可心高風亮節的藝人氣魄,一層不沾的可貴品質。終身追求藝術的人,心裡只有[藝術兩字,絕不會有其他的位置。

保持晚節,一層不沾,光明磊落,兢兢業業,自始至終致力於紫砂的開拓發展,平凡中表現出紫砂花貨素飾器大師的崇高藝德,言行中表現出一代宗師的風範形象,這也許就是朱可心藝德的閃光之處,這也是今天紫砂界對朱可心藝德的閃光之處,這也是今天紫砂界對朱可心藝德、藝品、藝貌方面值得探討和研究的地方。

 


 

作品欣賞

 

可心竹段

 

松鼠葡萄壺

 

報春套組

 

松竹梅三友

 

竹段松梅壺

 

大報春壺

 

雲龍壺

 

魚化龍壺

 

彩蝶壺

 


 

圖片資料

 

1958年,朱可心在指導

 

1959年,朱可心帶徒場景

左起為:范洪泉、蔣祖良、王桂英、朱可心、汪寅仙、郁惠芬

 

朱可心授業汪寅仙

 

1954年於杭州西湖花港觀魚

 

1930年朱可心夫婦與長子、次子合影

 


 

朱 可心

1904-1986年。出生于宜興市丁蜀鎮。

原名朱凱長,藝名“可心”,寓“虛心者,可師也”,“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

14歲時拜汪生義為師,與吳根雲結為師友。

1931年受聘於江蘇省立宜興陶瓷職業學校窯業科技工,此間創作紫砂咖啡具。次年,精心製作雲龍鼎和竹節鼎參加美國芝加哥博覽會,並榮獲“特級優獎”。

1953年12月“全國民間藝人觀摩大會”攜作品雲龍壺、圓松竹梅壺參展。

1959年他以合作社代表的身份參加北京故宮博物院舉辦的世界陶瓷展覽。其作品松鼠葡萄壺、松竹梅三友壺被選入“中國工藝美術巡迴展”出國展出,並獲一等獎。

1959年他費時4個多月精心仿製南京博物院珍藏聖思桃杯獲殊榮。創作旺盛期,設計製作了如意壺、雲玉壺、高峰咖啡具,迎賓酒具、萬壽壺、碗梅壺,可心梨式壺等,許多式樣成為紫砂工藝陶暢銷產品。

1964年他精心仿製陳鳴遠包袱壺,達到紫砂技藝爐火純青的地步。朱可心首創一種壺式,多種裝飾的手法,深受中外人士的歡迎。

七十年代初期,仍然孜孜不倦地從事紫砂陶創作,前後設計製作了《色柿子壺》、《彩蝶壺》、《高壺》、《報春壺》、《勁松壺》、《翠松壺》。

1973年,首創一種壺形,多種裝飾和新形式,在狀如 心形狀壺 上,分;別雕青松,翠松,寒梅,古柏,碧桃等裝飾,深受中外人士歡迎。精心製作的《可心梨式壺》被國務院定為 贈日本首相中角榮的國家禮品。1978年評為 工藝美術師,先後擔任江蘇省文聊委員,宜興 政協常委等職。

1978年在上海舉行的“全國陶瓷美術創作設計”會議。

1985年10月上海電視臺拍攝電視片,其製作了《仿古壺》, 後又製作生前最後一件作品《漢扁壺》。

朱可心是一位元不斷進取的藝人,作品多洋溢時代氣息。壺藝風格渾厚淳樸,法度合宜,善於從自然及生活中汲取創作靈感和素材。辛勤培育紫砂塑氣技藝人才,有潘春芳、許成權、汪寅仙等。

朱可心老人病故于1986年3月26日。

拍賣實記 | 2010年11月14日榮寶拍賣紫砂專場落槌。99件拍品成交97件,97.97%的成交率創榮寶秋拍的最高紀錄,這也是紫砂專場成交率的新高,總成交額達20324160元。其中,紫砂“七老藝人”之一的朱可心所制的“大報春壺”以336萬元的成交價高居整場拍賣榜首,朱可心大師弟子國家級紫砂“非遺”傳承人汪寅仙的“曲壺”以168萬元的成交價創下個人拍賣紀錄新高。繼今年春拍創下“天價神話”之後,收藏界以及各拍賣公司對紫砂的追捧熱情日益高漲。日前,今秋第一場紫砂專場現身榮寶秋拍,這還只是紫砂在秋拍中的第一次亮相。在保利、嘉德等各拍賣公司的紫砂精品即將陸續上拍之際,市場也在期待著紫砂續寫出一部“秋拍的童話”。近兩個小時的拍賣會,彙集了來自紫砂七老藝人、當代工藝美術大師、紫砂實力派人物及中青年工藝師的紫砂精品。場內的競拍幾度膠著,買家出價交替上升。最終,朱可心大師的“大報春壺”以336萬元的成交價拔得頭籌。

 


 

朱可心年表

整理 | 汪寅仙

 

1904年10月

出生於宜興蜀山北廠一戶農民家庭,父親朱伯榮以編蘆席為生。朱可心在家中排行老大,取名開長(凱長)。

 

1910年

7歲入學讀書。

 

1917年

14歲拜紫砂藝人汪升義為師學藝。

 

1923年

20歲結束學藝生涯,開始獨立工作,壺藝初露鋒芒。

 

1925年

與本地洑東鄉周墓村莊順娣結婚。

 

1927年

生長子澤華。同年受聘於江蘇省立宜興職業學校窯業科,任工廠教員。改名為“可心”,取“虛心者可師也”“壺中杯水可以清心”之意。

 

1929年

生次子小華。並在窯業科首次用紫砂泥製作咖啡具。

 

1931年

生三子(六歲時因病夭折)。

 

1932年

設計製作高2.5市尺的“雲龍鼎”,參加在美國芝加哥舉辦的世博會並榮獲“特級優獎”,並晉升為技師。同年設計製作的“竹節鼎”在上海蓬萊市場(今豫園商場)展出時被宋慶齡女士一眼看中並以五百英鎊定購。

 

1935年

生四子舫華。

 

1937年

抗日戰爭爆發,學校停辦,只能在家做壺,艱難度日。期間主要製作“魚化龍壺”。

 

1940年

為紫砂業主吉三大設計新樣,根據前輩傳說中陳鳴遠的“束柴三友壺”,演化改進為“松竹梅三友壺”,後一直作為工廠的高檔產品,連續出口多年,並因其實用美觀,雅俗共賞,為中外壺藝愛好者所喜愛。

 

1945年

八年抗戰勝利,學校複課,並改名為江蘇省陶瓷職業學校,朱可心被聘用為工藝教員,直至1950年學校停辦。期間設計的“雲龍壺”,獲得極高的讚譽。

 

1950年

設計製作“圓松竹梅壺”,在50年代中期被南京博物院收藏。

 

1953年

其作品被選中參加“全國美術工藝觀摩大會”並獲獎。

 

1954年上半年

參加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民間美術工藝研究班,學習五個月,跟著名美術家黃賓虹、潘天壽、鄧白等教授學習美術理論,回鄉後積極動員分散在各地的紫砂藝人組織起來成立湯渡陶業社“蜀山紫砂工坊”(現紫砂工藝廠前身),出任副主任,負責生產技術。同年協助中國美術家協會組織全國工藝美術展,獲得好評。為促進國際文化交流和增進各國人民友誼作出了貢獻。中國美協為此在1955年2月9日向朱可心發來感謝信,並贈予紀念獎章。

 

1955年10月

紫砂廠招收第一批學徒,開始以學習班的形式培養有知識的學員,他們是:李芹仙、許成權、潘春芳、李碧芳、高麗君、王小龍、曹婉芬、史志鵬、鮑新元、吳慶安。

 

1957年

與任淦庭、顧景舟一起參加全國民間藝人代表大會。

 

1958年

作品“松鼠葡萄壺”在北京故宮午門城樓上舉辦的第一屆全國工藝美術展覽中展出,展覽結束後,該壺被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高莊教授收藏。同年工廠工會組織拜師學藝活動,收汪寅仙、范洪泉為其重點培養的徒弟,並在黨小組會上舉行簽字儀式。同年他還與其他幾位藝人共同為建國十周年慶典趕制人民大會堂用瓷,製作大型竹節咖啡壺等作品。1958年下半年,工廠擴大招收,他又收帶近40名新學徒,如:謝曼倫、倪順生、史玉琴、呂盤仙、呂梅芬、李有仙、孫洪源、王月仙、俞梅仙、陳玉妹、華全松、薛宜萍、邵荷君、洪彩娣、王桂英、蔣祖良、郁惠芬、李培新、吳祥妹、朱金華、吳欣南、李英、劉華大、劉彬芬、朱小華、竇仙大、鮑占伍等人,之後又收了張洪芬、吳良平、王祥妹等人。

 

1959年

仿製南京博物院藏品,國家一級文物“聖思桃形杯”獲殊榮。同時傳授技藝于汪寅仙,共耗時四個多月成功仿製;同年赴北京參加全國群英會;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60年

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華東分會。

 

1962年

指導許成權設計“笑罌壺”“雲龍壺”,成為廣受歡迎的產品,每年有訂貨。

 

1963年

設計“萬壽壺”“高峰咖啡具”“迎賓酒具”“金鐘壺”“獎盃壺”。特別設計製作的“萬壽壺”作為中央人民政府贈予徐海東大將軍60大壽的賀禮。

 

1964年

設計“玉帶壺”,投入大生產;成功仿製陳鳴遠“包袱壺”,幾可亂真。

 

1965年

設計一種壺型,用不同的裝飾,“碗梅壺”“碗蓮壺”“碗竹壺”,因實用美觀,成為工廠暢銷產品。

 

1966年

設計“半瓢壺”“可心梨式壺”。“可心梨式壺”被選為周恩來總理訪問日本時贈予首相田中角榮的國禮。

 

1971年

設計“異色柿子壺”“紅葉扁竹鼓壺”,為實用工藝品。

 

1972年

設計高檔出口壺樣“報春壺”“常青壺”“春色壺”“勁松壺”“翠竹壺”“高罌壺”,曾統稱報春系列壺,廣受國內外壺藝愛好者的喜愛,為常年有訂貨的高檔工藝品,為廠爭得較好的經濟效益。其中 “報春壺”在2013年被評為“中國紫砂十大歷史名壺”之一。

 

1973年3月

進工廠研究室,設計“彩蝶壺”,成為晚年的經典之作。

 

1977年

出席中共江蘇省第六次黨代會,任主席團成員。

 

1978年

被評為“工藝美術師”;同年參加鎮江地區科技大會。

 

1979年

參加在上海舉辦的“全國陶瓷美術創作設計會議”及“全國工藝美術藝人創作設計人員代表大會”。

 

1982年

年老體衰,雖不能到工廠上班,仍在家中捏制山石小景等。

 

1983年

其妻莊順娣病故,享年77歲。

 

1985年10月

為上海電視臺拍攝電視紀錄片時製作一把“仿古壺”,後又製作一把“漢扁壺”,這是他在世製作的最後兩把壺。

 

1986年

3月26日病故,享年83歲。

本文轉載自網路,版權歸作者所有,每個人看法不同資料僅供參考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