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乾貨的紫砂書籍之一, 150張圖片詮釋古壺之美(二)
2017-03-11 22:55:21


最有乾貨的紫砂書籍之一, 150張圖片詮釋古壺之美(二)

《古壺之美》是非常好的一本介紹紫砂老壺的專業書籍,書裡面展示了數量可觀的紫砂珍藏。但是可惜的是,在國內沒有售賣,大家只能從臺灣購買。從今天起小編就陸續將《古壺之美》整理成文字和圖片的形式,分次跟壺友們分享。因為是將書中圖片翻拍,故定不能展其全部神采,壺友們見諒~

潘忻寶款紫砂執壺

年代:明末

寬:14.5公分

高:10公分

底款:潘忻寶制

 

有斂腹斂足,全器曲線玲瓏,婀娜多姿,像初嫁的少婦,臉上仍泛著青春的氣息,在田野陌郊花間草從裡舞進舞出,把喜悅請我們分享。

每一條線都清楚的交代,即使是壺把和曲流都浮現壺身各部位獨擅的美。

落款是凹陷的陽文方形印,看不到一條生硬的直線,曲線是它的旋律的主調。

 

崇雅堂款紫砂壺

年代:清 順治九年

寬:17公分

高:11.5公分

底款:壬辰仲夏崇雅堂制   孟臣

 

挑高的圓肩、略呈筒形的腹腰、細耳形把、斜出的三彎流、戴著二階平面圓蓋、壺身縮小為小紐,有重複漸層的秩序美。

最簡單理解的美可能就是這種『重複』或『漸層』的『秩序美』,它們都溫和地、有秩序地、漸次地娓娓道出。

惠孟臣的壺不可一世,署名崇雅堂的款更是堂堂正正,確有一點功夫。楷書的力道遒勁,筆筆中鋒,且顧盼有情,和壺器成宜美之配。

 

方允卿款朱泥壺

年代:清 康熙二十四年

寬:11公分

高:4.5公分

底款:乙丑仲春方允卿制

 

在腹圈一圍突出、上下各自收斂、似算盤珠子,壺蓋曲平、蓋紐亦重覆壺身之特徵,輾轉相見,只是相對縮小,曲流耳把都實在敦厚,注水的曲線一定別具風味。

壺底的刀筆落款形制近唐敬客王居士磚塔銘,特別是挑起的勾劃溫厚柔暢。

 

逸公款朱泥壺

年代:清 康熙三十六年

寬:13公分

高:7.5公分

底款:丁醜仲冬日  逸公

二階式平蓋加高出的橢圓紐,緊貼著頸沿,密實幾近無瑕,順著圓肩滑下,斂足的大小和壺蓋一致,從上倒下、層層疊疊著好幾個同心圓,熱水在壺,沖湯時,茶葉可以得到一定的均衡的保溫作用。耳形把寬綽,流口彎曲順暢,直把茶香水色送入眼底齒間。

落款大小錯落有致,『字大大,字小小』,合乎自然之妙,沒有深刻體會的書家,不能臻於此境。

 

惠孟臣款朱泥壺

年代:清  順治八年

寬:12公分

高:8公分

底款:辛卯仲秋惠孟臣制

 

折肩微圓的曲腹是青銅罍形的另一個鐘形制,紫砂壺造型也不例外,尊古法古是對傳統薪傳接火,只是,今人該面對的是,尊古法古之後的例外創新,所謂“我自有我法”。

一壺在手的好處不只是清水茗香的口齒之欲,在悠游于傳統千古之外,如何端出“新法”“自法”,才真正對得起古人。

小字娟秀端細之美,非巨擘大字所能比。書法之論如大丈夫處世之道,能大能小、能伸能屈。

 

紫砂彩釉方壺

年代:清  康雍

寬:22公分

高:15公分

底款:荊溪史維高制

 

 

全器見不到紫砂原貌,粉彩通身作寒暖對比色的搭配,在主要的窗景裡轉為一般的紫紅釉色,其他都用氧化鋁製成的玻璃白溫潤勻淨地施於器表,華美豔麗,有一種宮廷氣,是雍正時期盛行的主流。

方壺只能配方把方流,為著把手柔適方便,設計成“外方內圓”,當然是一種權宜之計。三彎流的曲線也是一樣方圓融匯、曲折並置。

落款用盤曲線,示意連綿不盡,用之不竭的吉祥話。印章仿磚畫文字的阡陌切割,配合方壺造型,真是一種巧思。

 

邵茂如款紫砂加彩壺

年代:清  康雍

寬:14.5公分

高:10公分

底款:邵茂如制

 

 

局部粉彩山水入畫,曲流和圈耳把的動態和它適呈一靜一動的對比。

高矗的龍蛋形的壺形立線,應是配合著上、下垂直這樣的基調運行,與細長流、細長把,都能合作無間,壺匠的功勞不小。彩繪者若能體會這種基調美的訊息,則必能錦上添花,美上加美。

底款篆書圓勁曲健,是漢印的另一種圓曲美學。

 

鳴遠款倒把朱泥壺

年代:清  康雍

寬:12公分

高:9.5公分

牆款:鳴遠

 

笠形尖紐是仿自青銅卣壺蓋紐,但多數也是配合方形卣器。這裡圓壺用尖蓋,也是極特殊的例子,當然,本器之造形亦如卣器腹部地下的特徵,呈塔形直立。倒把的設計,也配合塔形三角腰的曲度,向下斜去。盉形管狀流也適合在這裡出現,它短小,口沿向左邊斜去,也是跟著整體造型考量的。

鳴遠或即陳鳴遠制壺大師,落款粗細一致,在行楷之間,但異常開闊。有曰鳴遠紫砂“做工提款俱佳”,由此器約略可以印證。

 

陳鳴遠款紫砂壺

年代:清  康雍 寬:17公分

高:9.5公分

底款:陳鳴遠制

 

汪柯庭有歌《陶器行贈陳鳴遠》稱讚陳鳴遠的茶具可與時大彬和徐友泉“爭雄”,其詩用了“古來技巧能幾人?陳生陳生今絕倫”如此推舉,可見陳鳴遠當時的盛名。此件類一九九零年福建漳浦縣清乾隆二十三年藍國威夫婦墓出土“鳴遠”款紫砂壺。鳴遠壺的特徵有:調泥不苟,暗接法、刀筆熟稔。可惜,此處只有押印,取篆體之方整井然。

 

惠逸公款漢方朱泥小壺

年代:清  雍正五年

寬:7.5公分

高:6公分

底款:丁未仲冬惠逸公制

 

方壺似漢形制,實由秦朝權器而來,秦權稍矮實,漢方壺則略高瘦。四片相接部分棱線突出,屬“鑲身筒”成型法,與圓器的“打身筒”相異。底座、四片、曲流、圈把帶紐方蓋等分片粘貼鑲接,要高妙的手藝,才能有此佳作。

刻款天干地支季月署名,有晉唐小楷韻致,略帶元趙子昂的秀逸。

 

孟佳款六方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1公分

高:4.5公分

底款:月下長吟   孟佳

 

是底矮的扁壺形制的商周卣器的變形,基本章法仍不離古卣器的規律;腹部最寬處離地較近,呈寬底的塔形。

把手的耳形穿白處,透空可見一雲氣形,是此壺的特徵。

落款有楷書詩句“月下長吟”四字,佈局率爾從容,直下隨書,但覺自然真趣。楷書也可以行走自在,不是“一個蘿蔔一個坑”那樣板滯。

 

無款十六瓣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0.5公分

高:7公分

照理這種彎流和耳把粘貼在壺身,曲線平弧了無痕跡的作工,應是“潘壺”的壺形特徵。無款不能證明任何事實,但潘壺的這種特色,是可以提供一點線索的。

多重細瓣組成的壺身似無花果的果肉,蓋頂恰像倒覆的荷葉張開,最上的紐像大蒜,各個部位都極圓勁豐回,朱泥的光澤使它肌理的真實感加重。

 

無款紫砂加彩官帽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4.5公分

高:16公分

 

蓋器兩邊狀如官帽、粉彩繪飾四面,題材有山水和花卉常見的梅蘭竹菊四君子羅列其間,取其美意延年、吉祥永康。

方壺短流,管狀突處不易察覺。造型仍以官帽為主,刻意誇張那種氣派。

 

柏原款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2.5公分

高:8公分

底款:風花雪月天。荊溪【橢圓章】。柏原【方章】

 

此器三曲彎流和圈耳把的中心線,皆呈垂直狀,和壺身的中心線一樣,雖然由許多圓曲線構成,但異常肅靜,全器顯露一種從容不迫的氣格面貌。

落款行書竹筆“風花雪月天”配合方圓兩印,此種刀章並置的風格,盛行於雍乾之間。

 

恒茂款四方鼓腹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0.5公分

高:6.5公分

底款:窗前夜雨殘燈在  恒茂制

四方鼓腹像是吹氣的方形氣球,在圓平處鼓出,蓋帽也是如此。彎流和龍形、獸形把的曲線也相當傳神地透漏這種蓄勢待發的張力。

作者應付這種複雜的造形,又要賦予這種看不到聽不見的張力,是很艱巨的一種挑戰。

落款寫“窗前夜雨殘燈在”是否系詩人的思鄉懷鄉之情。夜雨當前,殘燈猶在;千里相思,故人可好。竹筆寫情,分外深遠。

徐飛龍款紫砂彩釉漢方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8公分

高:16公分

底款:徐飛龍制

蓋似秦權、方壺通身上彩,粉藍、粉綠與粉黃,另少許粉青點綴。圈飾薄施紅釉,人物、詩篇可以閱讀吟誦,在音韻之外,還有繽紛的遐想。

詩句寫杜牧的詩“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筆法有一股清氣,是民間美術的可貴資產,卻是文人大夫永遠難企及的淳樸之音。

款“徐飛龍”在楷隸之間,人人識得。

柏原款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3公分

高:7.5公分

底款:我愛江山好   柏原

近於梨形,平頂微弧圓紐,圈耳倒把曲流,在低下的寬腹翻上的微斂頸身處,是比例誇張後的一張特殊的曲面,也是視覺的焦點。

刀筆寫出的“我愛江山好”,行筆時有一種愉悅情趣,爛漫天真。

逸公款冷金黃扁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1.3公分

高:3.5公分

底款:清味正心  長伴名人

蓋款:逸公

此壺造形極扁圓、蓋略平、口寬侈,即俗稱“宜扁宜圓”之佳壺美稱。

砂土呈冷金黃色,益增詩句中“清味正心  長伴名人”的雅興。

刀款並置,又是雍乾之間的力作。

唯刀趣藏鋒、洗盡鉛華,且一味正心,清氣流逸。

澹然齋款紫砂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3公分

高:7.5公分

底款:澹然齋

圓蓋上的頁面九面,小小的三角形向外伸開,中間略凹的蒂沿繞著似蓮蓬狀的圓紐,說著“花開蓮現”的佛法經意;指努力修持,終得福慧雙全、悲智雙運。

折肩處似倒覆的巨大蓮瓣,是北魏佛教盛行後的遺響。

取名澹然齋,正準確地道出形器的內在禪機。全器造形類晉唐銅鏡的格局。

澹然齋款紫砂藍釉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7.5公分

高:13公分

底款:澹然齋

塗被極均勻的粉青藍釉滿地,再加彩粉色系的山水人物,線描的工夫到家,則見山水清音再現。器表雖覆上多色的粉彩色釉,仍能把握傳統山水畫那種高達的情境氣氛。

澹然齋款篆體字裡,許多似小繩圈的有趣線條,不斷地發出一種出塵的清香。

馥遠亭款四方鼓腹朱泥壺

年代:清初

寬:12.5公分

高:6.5公分

底款:馥遠亭

四方鼓腹的器身造形,加上朱泥的色相美,讓人聊想到柿子豐滿的果肉;但這不是藝匠的創作極則,細頸加蓋的方厚感,承著類壺身的鼓腹紐。節奏的統一,是那種在“像與不像之間,具象與抽象之外的美”更符合器用美學的標準。

腹遠亭有竹削的筆記,輕輕劃下、重重收筆,像唐朝人的寫經體,簡潔中不失一種虔誠的敬意。

聖和款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2公分

高:6公分

把款:聖和

腹大流小蓋高柄圓,全器呈類扁圓式造形,耳形把尾向後蹺起,壺器的重心前移,給人一種注水時的流暢感。

曲、圓、流是此器的特徵,連圓肩往上的頸部亦曲線翻騰,看不出界限了。

落款極隱密,像宋人的山水畫,山水為先,署名殿后,是對創造的大自然一種膜拜頂禮的誠意敬心與“滄海一粟”的謙卑恭謹。

聖和款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13公分

高:10公分

底款:松竹古人心,玉珍制【篆文長印】

蓋款:蓋內“聖和”二字

如甕形的高身壺,配了一把粗壯的耳柄,帶著微彎的細流,落款“松竹古人心”指的是松的堅忍不拔、竹的虛心向上,都是中國人為人處世的一把尺標。喝茶這種平常之事,還可以體悟人生大道理,真所謂“成教化、助人倫”,是一種民間美育。

刀筆極短捷,但都挺勁有力,與旁邊篆書的押印形成章刀並用的雍乾款風格。

乾隆八年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2公分

高:7.5公分

底款:乾隆八年制

如鼓的壺身、敞口的蓋、圈耳把、微彎三曲流等特徵,會集中在鼓形的壺身焦點去觀賞它,蓋口的寬長橫面和壺底呈顯著的兩條橫線,加深壺器的穩定感和安全感。

人的焦躁心面對古壺形式的安定感,這種形式的視覺性功能,在中國古器物造型裡屢見不鮮,所以“器用”之外,還需有“器美”的要求,才是理想的生活哲學。

落款粗看粗率不堪,細玩別有一番童稚天趣。

繼玩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1.5公分

高:5公分

底款:繼玩

把款:玉

蓋款:清

鼓腹斂足直頸、流彎朝上敞外、圈耳把、全器扁圓,當然是一只好壺。特別是細砂朱泥所散發出的光澤與內在精神,像是一處活水源頭,可以源源不絕溢出清泉,挹出淨水。

“繼玩”的篆書款方中帶圓,曲間有折,收筆處有草書的筆意飛白,是漢印中僅見。

萬豐菊軒款梨式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0.5公分

高:7公分

蓋款:萬豐 鞠軒

關於梨形的腹大頭小、曲線有致的妙美變化,最適合表現曲流圈耳把的配件。而蓋和壺身緊密的接縫,讓人完整地感受梨形輪廓的玲瓏之美。

南齊謝赫的六法之一“氣韻生動”,講的是人物畫的第一美學,它的重要性,一樣可以移入器物的品評標準。較諸六法中的“應物象形”的取法于自然形象的外在形似,“氣韻生動”更深一層傳達出內在美的共相。

大清乾隆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0公分

高:4.5公分

底款:大清乾隆年制

第一眼便為它的堅實的砂質、古雅的朱泥色澤所散發出迷人魅力所傾倒。壺癡也罷,玩物喪志也罷,都一股腦地拋諸九霄雲外,眼前呈現的是可以奪天工、可以比造化的藝術家的傑作、近乎完美的演出。

形式的簡潔和豐富並不矛盾,色澤的單一與多變也不會成為視覺的障礙;簡潔不是貧乏,單一不是單調,它們的背面所支撐的是文化素養累積而成的豐富內涵,是精神世界被昇華後的純粹與淨潔。

“藝術家是上帝的使者”。

荊溪所制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4公分

高:8公分

底款:荊溪所制

在進入藝術大觀園的同時,先要有一種恭謹敬對的心,才能在欣賞之餘,得到一種似聖水般的沐浴過的心靈淨土,否則藝術品不過是一堆廢土棄料捏造成假像虛影而已。我們的心之所以蒙蔽,是因為我們常用物質的價值觀去對待所有的東西。這只朱泥砂壺給我們的啟示是:藝術家誠篤的心放在流間、把間、蓋上、紐上、腹上,從來不曾馬虎。

大清乾隆年制款朱泥扁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3公分

高:5公分

底款:大清乾隆年制

這把扁壺因為平面受水的面積大,壺把和壺心的距離便覺路遠,因此,把手的設計便應適當的加粗,在注水的當下,才能左右逢源。

西方現代科技文明儘管如何先進前衛,中國人的血液裡頭對傳統生活美學的執著與堅持,不是輕易地可以動搖,誰說這只茶壺沒有科技的文明內涵和它所展現動人的生命魅力?

葉形香字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1公分

高:4.5公分

蓋款:『香』字葉形章

健捷的細耳把、細長流結合略呈扁圓的壺身,全器精巧小美。然而,也要配對執壺的人,粗手粗腳恐會糟踏制壺者的美意。

有謂“方寸之間見大千世界”。

刻刀在印石上游走,只占方寸,卻能遊刃有餘,任運自如,而壺藝匠是們的巧手也像篆刻家那把刀一樣,可以隨手拈來,不假造作,眼、鼻、口、耳俱足,那是“芥子納須彌”。

款題葉形香字,說對了品茗之樂。

肯亭款梨式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0.5公分

高:7公分

把款:肯亭

小壺的掩蓋,靜靜地依偎在壺身的曲肩上,這梨形朱泥壺的上蓋下腹,似永不分離的母子,對著我們訴說他們的親情深意。

壺藝家窮其畢生之力。試圖在壺身與壺蓋之間找出一個滿意的密接空間,這種與“合”字的原意相符的“上蓋下腹”的說文解字提醒我們,壺底乾坤,一路走來的艱辛歷程。

肯亭款的含蓄謙恭,使我們看到自己平日的魯莽與自大。

肆筵設席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1.5公分

高:5.5公分

底款:肆筵設席

把款:玉

曲流和壺身下沿幾成一挺直斜角,和壺身右上至右下的坡度遙相呼應,除了力學還有圖學,及最重要的實用的美學。

現代運輸交通工具講究迅捷、安全;在車身打造時,儘量減低阻風係數,在所有可能接觸到的部位,都儘量化整為零,以直線或曲線為主,一改昔日繁複的風格,而有了更深更新的科技美學。同屬於“衣食住行”的生活需要,中國祖先在茶具藝術上的先進發明更早於西方百千年。

無款紫砂子母暖壺

年代:清  乾嘉

寬:13.5公分

高:15公分

子母壺的設計首重銜接線的隙間密合度。

中國書法藝術的空間結構上,講究“疏可走馬,密不通風”,是指字體結構虛實之間的關係轉化;在疏處虛處要讓出最大空間,可以跑馬其間;在密處實處要封合的很好,不使侵入。

所謂“知其白,守其黑”,生命才能流轉。否則不能密守,便漏;不能疏放,則自閉己封,沒有出路。

茶道、書道、壺道,味味一道。

乾隆己卯年款紫砂壺

年代:清乾隆二十四年

寬:20公分

高:11.5公分

底款:乾隆己卯年制

自上俯視而下,這款乾隆年紫砂壺,呈現一幅唐鏡的式樣,中圈圓紐放射出蓮花瓣的豐盛狀,平肩的一圈,圈緊著綿密的回紋及繩紋,當我們掀開紐蓋的同時,也對自己的顏面經由茶水鏡面的倒影對照,得到一種釋懷。

瓜形壺身的意思源自詩經大雅“綿綿瓜瓞,民之初生”,大瓜曰瓜、小瓜曰瓞,意指子孫如瓜如瓞,可以綿延長遠,生生不息。

無款貼泥提梁壺

年代:清  康雍

寬:14.5公分

高:13.5公分

有提梁的壺在商周青銅器的壺器和卣器上常見,但青銅器上的提梁是可以活動旋轉的,此器則為固定式,只能制小壺。大壺含水量超過一定的容積,便不易執使。

本器提梁與壺身等高,側看似橫跨壺面的一彎彩虹。

貼泥有松、竹、梅在蓋上,取松之堅、竹之節、梅之德的象徵,所謂“歲寒三友”。

兩色色泥類似色相,要不同明度和不同彩度,才可能有視覺差異性。類似技法在木器工藝也有不少例子。

大清乾隆禦制描金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6.5公分

高:7公分

底款:大清乾隆年制

蓋款:景舟  癸酉秋月配蓋

人法天,天法地,地法自然,中國人可能是最愛親近大自然山川的民族,所以在繪畫史上的山水風格成為主流,並不是山水畫有何高深的技巧,而是借山水意象,寄託詩人畫家或者觀賞者對它的嚮往和眷戀。

此禦制描金壺蓋已佚失,一九九三年由壺藝大師顧景舟重配蓋。

禦制堆泥方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6.5公分

高:9.5公分

方壺的手把是源自於青銅器上的蟠紋和龍紋的裝飾,和三彎流的雞首曲線合拍。方壺亦非直線,高肩微敞的腹面有對稱的書畫,內容不一定一樣。

在彎曲的湖面上塗繪,大筆一揮,比較容易駕馭,但要用泥堆寫方寸小篆,可要熟稔的手藝。詩中內容是山中即景,有對句“徑穿玲瓏石,簷掛崢嶸泉”很可以取來另繪一幅水墨山水。

無款泥繪方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5公分

高:9公分

小壺的掩蓋,靜靜地依偎在壺身的曲肩上,這梨形朱泥壺的上蓋下腹,似永方壺用外延線搭成方腳,把手的耳也跟著對唱一番,只有三彎流的上緣留下注水的曲線,視覺所及都為“方形、折角、直線”所佔有,可以稱之為“方形樂曲”不為過。

作者以山水畫當素壁上的裝點,使方形的局促感化為烏有。

山水單彩,行筆受明末清初八大山人簡筆劃的影響。

仁全堂款紫砂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2.5公分

高:7公分

底款:仁泉堂。惠、孟臣。香

蓋款:清香

圓肩寬弧,令人頗覺舒坦,耳把及曲流的動感也教人難忘。全器類吉祥壺,最精微的部分要屬蓋鈕的密合度和頸緣的造型關係,精確中有數理的幾何美的律動響起。

人的素養到達一定的層次時,便是自然的一部分,我們終身追求的不也是這種來去自如、與自然合一無礙的境界?

周子連款紫砂壺

年代:清  乾隆

寬:25公分

高:15.5公分

底款:荊溪周子連制

蓋款:周、子連

把款:周、子連

翻開中西美術史,以自然物件寓意藝術家自我品格情操的象徵手法,大概只有中國文人繪畫興起後,才獨立出的特殊而重要的歷史流派。

竹子生長的特性、及其生長狀態,成為中國藝術家擬人化、移情化的對象。

竹有節,故人的處世要如竹節的進退有致;竹的虛空,更提醒人的虛心,並學其節節向上的意志力,經常鞭策自己。要如竹葉低首默默,甘於卑下,才更能在心量上精進,才說"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意義深遠。

此器直道竹子之德、君子之美,由植物形象轉為人的道德行為標杆。

文遠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1公分

高:6公分

底款:孟臣制

蓋款:文遠

骨形壺身有大氣能容的氣度,把耳的尾端可以和曲流畫上連線,所謂“筆斷意不斷”,一氣呵成,節奏明快優雅,不愧是名家名壺的典範。

落款“孟臣制”用筆在歐陽詢九成宮與敬客王居士磚塔銘之間,而更近於後者。毛筆楷書在宣紙上書寫已經不易,鐵筆鋼刀在軟泥上攪和,更不輕鬆。起筆和收筆能一波三折、頓挫有致,更是難上加難。我們之所以常給予藝術家一致的讚歎,即發諸於這種由衷之情。

白玉山居紫砂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1.5公分

高:6.5公分

底款:白玉山居  孟臣;荊溪【橢圓章】;惠【圓章】;孟臣【方章】

在一定的高溫下才能燒成上好的紫砂壺,所以未經鍛煉過的砂土當然不能“成器”。

當我們賞玩砂壺之時,是否生起這般沉思,人類文明在進化的同時,不也是在這種困境煎熬中走過歷史的嗎?

有曰“度過危崖知力健”“恨鐵不成鋼”這種紫砂壺精神是否能為這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物化世界帶來一點點鼓舞和希望?

孟臣款紫砂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0公分

高:6.5公分

底款:只在此山中 孟臣

吉祥式壺形,落款軟筆竹刀寫賈島詩“只在此山中”的句子,運筆精氣神俱足,楷體有行書味道。紫砂壺藝之道,也如賈島詩所言“只在此山(壺)中,雲(壺)深不知處”。

多數人看到的是藝術品完成的樣子,少有人追問那求道的艱辛過程;只有藝術家本人心頭點滴自知,難為人道。

禦制邵春元款堆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7.5公分

高:11.5公分

底款:邵春元制

蓋款:何、道洪

此品工於巧、精於整,四平八穩,即使是繁複如山堆泥,其工精細無比,也能安排得體,一絲不苟。雖然算不上什麼絕世佳作,但可貴的正是這一絲不苟的心,也可窺出陶手摶制御用壺時的戰戰兢兢。

現代人的心焦慮、性急、按耐不住任何壓力。多少人懂得在塞滿的生活空間裡,讓出一方休憩的田地,安置躁動不安的心?

此壺壺蓋佚失,由當代名手何道洪重配蓋。

邵其中款梨式紫砂壺

年代:乾隆十五年

寬:12公分

高:7公分

底款:庚午春日邵其中

古器物中不乏栩栩如生的“象形器”,但如果只注重象形,在形似間打轉,是不容易有佳作,更談不上感動。

梨式壺,只在“像梨的式樣即可”的意思中打住,其餘便是藝術家發揮的空間了。

否則,茶壺只是茶壺,不能當作藝術品看待。所謂藝術品,即是在物件的形式之外,滲透著藝術家個人的感動、個人的生命力。

就像這只梨形黝黑的紫砂壺,梨形只是抽象概念,重要的是邵其中說了什麼感動的話在泥壺間。

思亭款紫砂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2公分

高:8公分

把款:思亭

帶著小帽的梨形紫砂壺,有纖纖細流,細細把圈,鼓著小腹,吹起笛音悠悠。

任何創作都會不自覺的融入自己的感情、氣質、思想、行為等種種。當你小心翼翼的捏塑修整的同時,那些平日的規矩、動作、表情便已不知不覺地溜進了物件的裡面外面。

這是“感情移入”“物我兩忘”的創作契要。

就像我們驚看大海波濤洶湧的同時,自己也成為洶湧的波濤一樣,忘記自己的存在;自己便是波濤,波濤便是自己。

玉珍之玩大彬款朱泥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2公分

高:7.5公分

底款:玉珍之玩  大彬

把款:文

時大彬絕對是個高手。他之所以能成為制壺高手,除了不斷地工作,使成就熟稔的技巧之外,是因為他對壺器的熱愛,這種熱愛導致一種癡狂,而將自我化為壺,化為器。

古今中外的藝術家幾乎都是藝術的癡狂者,他們因為義無反顧地投入,所以他們的作品便是這癡狂者的化身;貝多芬化為貝多芬的音樂、梵古化為梵古的繪畫,李白化為李白的詩。

這個器形的紐座完全貼合著壺蓋,顯得極穩當安和,各個部位也都恰如其份靜默地流曳著他們的魅力。

笨岩款禦制虛扁壺

年代:清  乾隆

寬:17公分

高:7公分

底款:笨岩

壺蓋飾如銅鏡,有雷紋繞其上,耳把、彎流和壺身如如一體,堅實而具有份量。

要將這種份量表現在壺具上,也是要先成就自己,成就自己的涵養、閱歷,乃至於生活經驗。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重點不在路也不在書,而是心量放開,眼界推遠,自己心中便有立志。這種心和眼的空間延展,就是作品的力量。

陳曾元款朱泥壺

年代:清  雍乾

寬:25公分

高:15.5公分

底款:陳曾元制

壺是常見的扁壺,流彎倒是作工精麗,那麼小的位置,要挺要直、要注水俐落,都是經驗。落款結體也很特殊,作者用了許多半圓或半弧、一個牽一個、一個推一個順勢成列成排,深得璽印藝術三昧。

制壺和治印一樣需要妙法,而不只是妙手。

是妙法在先,然後才有妙手。妙手循著妙法,再拙劣的手,總有機會出線。

陳蔭千款絞竹提梁壺

年代:清  乾隆

寬:21.5公分

高:21.5公分

底款:陳蔭千制

提梁壺極近巧思妙手,印章落款極鈍拙質樸,兩者都能產生美感,只看作者如何詮釋。

西方有秀麗之美,也有悲壯之美,兩者都美,也各有擁護者和創造者,這其間並沒有高下之分,端看各人喜惡。中國人常說“寧拙勿巧,寧率真勿安排”,是喜愛拙,喜愛率性的程度稍微高點,並無礙於巧思之美、刻意安排之美。

無款彎月把朱泥壺

年代:清初

寬:11公分

高:8公分

這只壺的美是在彎月把上,多數人在欣賞藝術品時,偏向於“實”的一面、偏向於“有”的一面、偏向於“看得到”的一面,如同有人學習書法,寫“二”兩條線時,只看到分別獨立的兩條橫線,卻不注意橫劃間的空間距離所產生的形的緊張、形的鬆弛等等關係。所以有人可以成為書法家,有人只能一輩子當個寫字匠。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