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行家提點老紫砂壺鑒定方法
2016-10-20 23:40:14


收藏行家提點老紫砂壺鑒定方法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416/d5e715b40fdb0604.jpg

  在紫砂壺收藏的世界裡,書畫篆刻家李海愛收藏老紫砂壺。在他二十多年收藏的四百多件作品中,主要是明中期到民國的老紫砂壺,且基本涵蓋了各時期的名家作品。

  在李海看來,每一把老壺都有生命,只要是老紫砂壺,不管好壞,他都會買,重在研究,“收藏,不是收藏自己的喜愛,而是收藏歷史。你有權創造歷史,但沒有權改變歷史。”這是他堅持的收藏理念。

  沒有名家作品不能算收藏家

  “紫砂壺一般認為起源于宋代,但真正走上藝術化生產是在明代正德年間以後。宋元以前多煮茶,明清改為泡茶,紫砂壺與茶文化息息相關。我喜歡老紫砂壺,就因為它是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趣的是,李海與紫砂壺的結緣,卻不是因為茶,而是源於他最初喜愛收藏古硯和篆刻,其間還與名家壺幾次擦肩而過,說來頗具戲劇性。

  陳曼生名鴻壽,是清朝的大篆刻家,以書法篆刻名世,其文學、書畫、篆刻皆精。李海也治印,很喜歡陳曼生。陳曼生喜歡紫砂壺,李海也因此對紫砂壺有了興趣,但在上世紀80年代,他對紫砂壺是什麼樣子還全無概念。

  當時李海在古玩市場逛時,發現了一個底下印有“阿曼陀室”四個字的紫砂壺,並不知道這四個字代表誰,沒買。回來查看資料才知道,曼生壺有一個印就叫“阿曼陀室”,才知道那就是陳曼生的作品。“我一激動,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市場,結果沒看到。後來連去三天也沒見到,後悔啊!”

  過了幾年,李海看到一個紫砂調色盤底部下款“彭年”二字,知道那是與陳曼生有關的一個重要人物。陳曼生曾經在紫砂壺的產區宜興臨縣溧陽縣當縣令,常去宜興找人做壺,當時給他做壺的人就是楊彭年。“那是90年代,我看到那個盤後心想著先轉幾圈再過來買,結果回來後又沒有了。”

  幾年又過去後,有朋友告訴李海,在長沙發現楊彭年的碗,李海與朋友連夜趕到長沙,第二天一早到古玩店去看,結果又撲了空。“我當時覺得我都不應該收藏紫砂壺了,因為跟這些東西都無緣。”李海至今說來還頗有憾意。

  後來在茶樓與老友的一次相聚中,李海說起這三次錯過陳曼生、楊彭年的遺憾,結果那天喝完茶出來,在旁邊一家店中居然又看到一個楊彭年的碗,這一次李海再沒有錯失良機。

  李海感歎道:“收藏,還是有機遇的問題,可遇而不可求。買下那個碗後,就連續買到了一些名家的東西。以前我收藏名家的很少,現在名家的老壺我基本都有。要知道,玩紫砂壺沒有這些大名家的作品,就不能算收藏。比如明代的時大彬,清代的陳鳴遠、陳曼生、楊彭年,還有楊彭年的妹妹楊鳳年,晚清的邵大亨、黃玉麟,民國的程壽珍、俞國良、馮桂林、汪寶根、李寶珍等。”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416/a572618c968aa80d.png

  學古玩收藏不要怕丟面子

  “玩古玩,最重要的是要有悟性。”李海並不諱言,在他初涉紫砂壺收藏的時候,常常被騙,如今算起來有多達兩百多件,“但我這個人就是不服輸,我不怕被人騙,即使有人好心提醒我不買,我還要買回來研究它為什麼是假的。”

  李海認為玩古玩收藏需要天賦和悟性。因為古玩有些道理明於心難明於口,要去悟它的道理。“比如兩個杯子,說其中一個有老氣,另一個沒有老氣。具體怎麼有老氣,沒法講清楚,只能體會,去悟。‘包漿’一詞也是如此。”

  為了學習收藏紫砂壺的知識,李海還曾專門到古玩市場開了一個檔口十多年。由於為人豪爽,謙虛好學,很快和旁邊的檔主結識,在他們身上學到不少紫砂壺知識。

  李海說:“我捨得花本錢,不怕丟面子。做古玩收藏的尤其怕丟面子,怕被人說不懂,買錯了趕緊藏起來。我不一樣,買錯了,就放到最顯眼的位置,提醒自己又買錯了。我不想要這個虛面子,並主動告訴別人,我買錯了。十個人中可能有一個人就會告訴我,你是怎麼買錯的。如果你不謙虛,又怕丟面子,就一直學不會。”

  經過多年研究,李海總結出三條簡易明瞭的辨偽原則,他認為這些方法也可以擴展應用到其他古玩上:

  “第一,古玩真假沒有九成九。你看這個東西,覺得九成九是真的。這不行,必須要百分之百是真的才行。

  第二,古玩真假沒有少數服從多數。比如三個人,兩個人說是真的,一個說是假的。那很可能就是假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第三,古玩真假一票否決。在作品中找到一個不符合標準的漏洞來,就證明是假的。比如說一個壺做得蠻好,但壺底的名家印章蓋歪了,那就是假的。”

  只要是老紫砂壺,不管好壞都會買

  紫砂壺近年價格見漲,尤其是老紫砂壺。李海卻更看重藏品的文化價值:“我收藏紫砂壺不是為了去賺錢,是為了學習研究,為了搞清楚紫砂壺的歷史、特色和人文內涵。要學習紫砂壺,必須有實物。所以只要是老紫砂壺,不管好的次的,我都會買,重在研究。”

  對紫砂壺收藏中一些流行的做法和看法,李海也有自己的主張。在他的藏品中,有不少加彩壺,如清雍正、乾隆時期的加彩人物漢方壺等。加彩壺在紫砂壺收藏中往往不被重視,且漢方壺是仿漢代青銅器而來,比較笨重,也不適合用來泡茶。但這種加彩漢方壺是當時皇親國戚、達官顯貴用的紫砂壺的,是紫砂的官窯器。用這種壺的人一是顯示身份地位,二是官宦人家、文人雅士聚會飲茶器具。所以用這種壺泡茶,夠七八個人喝,平常百姓用不起。這些就是紫砂壺蘊含的歷史價值,“這就是歷史,不管你喜愛與否,不能僅僅用現在的眼光去看它的價值。收藏,不光能憑個人喜好去對待歷史,要正確評估器物的歷史價值,才是一個真正的收藏家。”

  藏家簡介

  李海,字百川,號煮石齋主,壺圖居士。上世紀50年代末就讀於湖北藝術學院美術系,詩、書、畫、印皆擅長。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廣東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中國文物鑒藏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收藏家協會會員,廣州市老紫砂壺研究會會長。廣東省工藝美協常務理事,高級工藝師。

  藏家提點

  老紫砂五字鑒定法

  “真正懂行的人,能在一眼之間就分辨出是不是老壺。”這也是李海對自己學生的要求。有人認為李海的這一標準有點天方夜譚,但李海認為,實際上分辨真假很簡單,他當場可以“傳授”給我們。

  看:看的目的是辨明器物的時代特徵。看它的造型,符合哪個時代的精神特徵。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審美要求和情趣,所以李海說“器型決定時代”。任何器物都會打上那個時代的印記,其次看老氣、包漿。

  摸:摸的目的是查明製作工藝。摸器物內的棱角,把手指伸進紫砂器內往周圍摸,如果棱角分明,甚至刮手,說明是手工製作,有可能是老壺。如果很光滑,無棱角,可能是灌漿、模具或者手拉坯製作,這種壺多為新壺或仿製品。

  敲:敲的目的是瞭解有無破損。把一件紫砂壺平放在左手掌上,用右手中指彈一彈,或用壺蓋輕輕敲一敲壺身,如果聲音清脆,壺體基本無多大破損(毛口除外);如果聲音沙啞,則此壺必有沖線或破損。

  刮:刮的目的是搞清楚有無修補。用紫砂壺的蓋邊或子口在壺口、壺身、壺嘴、壺把等各部位刮一刮,聲音清晰,手感硬朗,即沒有修補;反之,聲音沉悶,手感疲軟,即有修補。

  聞:聞的目的是辨別有無做舊的手段。正常老紫砂壺大多茶味已失,基本沒有異味。做假壺,氣味異常。因為大多數是用高錳酸鉀浸泡,或擦皮鞋油,打地板蠟,塗墨汁,或埋在土裡用髒水去澆灌等等,均會散發出不正常異味,這些絕不是老壺。出土的老壺會有一種土香味,特別是澆水後更明顯。

  紫砂壺真假辨

  1.看造型和工藝。如明代紫砂壺的總體特徵是粗、大、笨,清初從陳鳴遠開始,紫砂壺製作崇尚精巧、秀雅之風。康熙時出現彩繪,乾隆時出現描金,嘉慶、道光時,以陳曼生一班文人參與紫砂壺的題詩刻畫,是紫砂器的裝飾提高到一個新階段。

  2.看泥色和配料。紫砂泥以宜興地區丁蜀鎮黃龍山附近出產的陶土最好,一般分為紫泥、綠泥、紅泥三種。一般來說,明代砂器泥料較粗,清代較細。晚清至民國一件砂器常有幾種色泥出現。

  3.分辨名家及款識。從明正德至今,五百年來名家輩出,仿製者一般都是仿名家,所以對各時期的名家及工藝手段、款識特徵都要有明確認識。

  歷來紫砂壺名家被仿得最多的是時大彬,其次即陳曼生和楊彭年,其他如陳鳴遠、邵大亨等也有仿品。要識別仿品,就要從名家的用泥、製作手段、款識等幾方面下功夫,深諳其理才能明辨。

  一般來說,名家壺的線條剛勁有力、挺拔,講究點線面。點,就是壺嘴、壺把、壺蓋上面有三點,這三點要對齊。線條,直線要挺拔,圓線要圓潤飄逸。方壺的面,要平、整齊,真正的好壺,面是平的,像玻璃一樣。圓壺的面,要圓滑自然。

  “雖然壺沒有生命,但是我們往往說它有生命,它的生命就是製作者賦予的。要看紫砂壺的精氣神,如果沒有這種精神,肯定不是名家手筆,這一點需要藏家慢慢體驗。”

  “鑒別紫砂壺,在認真研究上述問題時,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多看,除了看老的,更要多看新的、假的,只有經常進行新舊對比,方能領悟其道理。”李海最後總結道。

http://pic.taohuren.com/images/20140416/f47d699f7ae77a3e.png

來源: 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