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猛庫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
2013-11-14 14:21:12


感悟猛庫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

     猛 庫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地處地球北回歸線上的生物優生帶,是國家重點保護的自然遺產資源。她因深藏雲霧繚繞、人跡罕至的茶源聖地而特顯神秘,而且又生長在世 界茶樹發源地之一、著名的雲南猛庫大葉種茶的故鄉——雙江,被人們推崇為茶葉的“樹神”、“樹王”或“樹祖”,因此名氣很大。我從事茶葉行業多年,在雙江 工作也近兩個春秋,知道在雲南各個茶區都發現過野生古茶樹,可每當回想起今年四月探訪猛庫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時的情景,心裏仍舊充滿著激動和敬畏。

 

      我 自小就對“古樹”、“神樹”有一種難以割捨的情素。樹中千年者,多聞于松柏。而在我老家,有一棵蒼翠偉岸、傲然雄踞在村後風水埡口上的“神樹”,據說也有 近千年樹齡,村民稱之為“老緬樹”,每年都要去燒香祭祀,其實那是一棵年代久遠的大葉榕。這棵榕樹故事很多,有神話傳說,也有真實故事。小時候,每次去看 “神樹”,心裏總是十分的敬畏,甚至害怕走到樹下,只敢遠遠地看看,生怕驚動或褻瀆了神靈。聽說“神樹”每年都會有奇跡發生,但在我的記憶中樹上什麼也沒 有發生,甚至感覺不到它有過任何變化,這也讓小時候滿懷期待的我覺得很失望。

    
 
     猛庫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隱居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中,一直是遠在深山人未識,到了1997年才被當地農民偶然發現。經中國科學院專家實地考察鑒定,古茶樹群落連片分佈面積達1.2萬多畝,海拔在2200-2750米,最大樹齡已有2500多年,是迄今為止國內外已發現的海拔最高、密度最大、分佈最廣、抗逆性最強和原始植被保存最完好的野生古茶樹群落。

 

      2009年4月12日,我有幸和前來參加“全國茶友猛庫茶鄉行暨雲南猛庫戎氏10周 年”活動的近兩百名國內外茶友一起,成功探訪了古茶樹群落,掀開了其神秘的面紗。我是帶著期待和敬畏的心情去拜謁古茶樹的。顯然,古茶樹贏得我敬畏的原因 和小時侯已截然不同,不再是因為她的“神”和莫測,而是因為對頑強生命力的敬仰。當天的天氣反復無常,由大雨轉陰轉晴,使行程一波三折,可能是茶神護佑, 最終我們的探秘之旅還是非常順利。 

 

      我們先驅車到猛庫鎮,往北拐下214國道,沿冰島方向逆南猛河而上,抵達古茶穀裏的神農祠,再往西爬行幾公里山路,到達縣林業局野生古茶樹資源管理所。然後,我們進入莽莽蒼蒼的原始森林,順著一條羊腸小徑,徒步行走約兩小時8公里,終於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猛庫大雪山上見到了魂牽夢縈的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眼前那一片片稍微平緩、相對獨立的山坡就是古茶樹的家。就在我們虔誠地跪拜在古茶樹腳下的那一刻,疲困頓消,心已釋然,一個茶人追本溯源的夙願已悄然實現。

 

      時 值陽春清明,猛庫茶鄉正是春意盎然的季節。仰望那一棵棵、一群群“無意苦爭春”的古茶樹,其高聳挺拔的樹幹和蓬勃茂盛的樹冠上,不但見不到滄桑痕跡,反顯 生機和平靜,遒勁而又張揚,讓已經想像著其雄壯神奇的我們忍不住嘖嘖稱奇:這樣的環境這樣的古茶樹!是這樣的環境造就了這樣的古茶樹?還是這樣的古茶樹形 成了這樣的環境?可以想見,在漫長的歲月長河中,古茶樹是註定要忍受寂寞的。千百年來,古茶樹默默經歷承受過無數日月輪回和風霜雨雪,而如今卻依然枝繁葉 茂,傲然屹立於天地間,滋蔭著萬物蒼生。也許正是經受了各種磨練,才成就了其堅韌的生命力。你不禁會感歎:古茶樹從何而來?為何歷經千年風雨仍生機勃發? 為何古茶樹這個“名門望族”在這裏能夠親歷萬物興替?千年的寂寞,千年的生長,千年的抗爭,終於有了千年的生命。我們驚奇地發現,在那些仍在不停地催枝發 芽的古茶樹膝下,竟然有許許多多幼小的茶樹在“老祖宗”的庇護下茁壯成長。野生茶樹就這樣同沐風雨,依偎相生,彼此守護,延續著家族的生命,續寫著生命的 神話。

 
 
   
 
 
    在古茶樹群落的中間和周圍,還密密匝匝地生長著很多樹種,更有花香鳥鳴,溪唱水流,一派和諧無間景象。也許從小時侯起它們就一路相伴走到今天,也許很多夥伴早已先後離去。有了它們或長或短的陪伴,不知道古茶樹是否還感覺孤獨和寂寞。

 

       於是,我來到那棵被公認為茶樹“明星”的1號 古茶樹下,一遍遍觸摸那堅硬潮濕的樹皮,靜靜體味歲月的積澱和感受千年的時光,仿佛有一陣滋潤涼爽的輕風從遠古歲月迤邐吹來,浸潤著我的心靈,使我頓覺自 己的渺小和塵世的喧囂。可是任憑我們這些朝拜者如何虔誠和感歎,古茶樹就象一位位飽經滄桑、隱居深山的睿智老者,依舊保持著深沉和靜默。我似乎一下子明白 了莊子說的話:“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大自然的辯證法則總在不經意間帶給我們震驚和啟發。徜徉于千年野生古茶樹群 落,我的內心早已篤定安閒,不再倉皇。

 

       日暮西垂,我們不忍心再驚擾已習慣“廝守靜謐家園”的古茶樹群落,戀戀不捨地原路返回。回望那漸行漸遠、沐浴在溫柔斜陽之下的古茶樹群落,我忽然想起東晉田園詩人陶淵明的詩句:“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時光輪回,又是一年春來早,又是滿山青茶綠。古茶樹的年輪裏又該增加新的一輪了。可以肯定的是,當來年的春風再次吹拂大地時,千年野生古茶樹群落必將還是一片蔥郁繁茂。

來源於: www.ynmkrs.com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