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興紫砂工藝傳承
2013-11-14 16:20:57


 宜興紫砂工藝傳承

 “陶都風——中國宜興陶瓷藝術展”正在中國美術館展出,引來無數觀眾讚歎之聲。“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宜興紫砂作為一門傳統的民間工藝,自北宋濫觴,明清臻于發達,如今已達到空前的繁榮。如果徜徉陶都街頭,更可見紫砂門店各式茗壺琳琅滿目,壺藝作坊捶泥之聲不絕於耳。在不少傳統民間工藝日趨 低迷萎縮、面臨後繼乏人的今天,宜興紫砂卻一派興旺:從業人員眾多,精品佳作迭出,價格不斷飆升,名人名作一壺難求,原因何在? 
        傳統為根,創新求變

 

徐漢棠

  徐漢棠大師是“壺藝泰斗”顧景舟的入室大弟子,他結合自身從藝經歷說:“宜興紫砂能堅持傳承與創新並舉,在傳統的基礎上不斷發展和創新,這是宜興紫砂工藝長盛不衰的主要原因。” 
  徐漢棠跟顧老學徒時,從工具製作、打泥片練起,一個“茄段”壺就練了整整一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他與師傅同做“石瓢壺”,一樣的泥、一樣的尺寸、一起燒成,泥色也一樣,讓人猜哪個是顧老的,哪個是他做的,結果人們總是猜錯。徐漢棠可謂真正繼承了師傅的“衣缽”,但如果滿足於仿得以假亂真,就沒有出息了。徐漢棠敢於創新,創作了如“龍宮寶燈壺”、“菱花提梁壺”、“古獸窺今壺”、“四方開片壺”等眾多藝術精品。同時,徐漢棠還是工藝革新能手,1958年引進“石膏模”,發展了“調砂”、“鋪砂”等裝飾新工藝,設計製作了幾百款盆景花盆,在滬上盆景界有“漢棠盆”之美譽。

 

徐漢棠菱花提梁壺

  其他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也和徐漢棠一樣,既是傳統的堅定守望者,又是敢於創新的探索者。如汪寅仙大師先後受業于吳雲根、朱可心、裴石民等多位名藝人,博採眾長,光、花器兼擅,尤其在花貨藝術上,勇於創新,從形、神、態、氣、韻、精、功等方面追求完美的藝術效果。呂堯臣大師強調“臨摹要過渡到創新”、“功夫在壺外”,發展了“絞泥”手法,贏得了“壺藝魔術師”的稱號;鮑志強大師忠於傳統,師古而不泥古,銳意創新,破舊而重傳承;周桂珍大師既守繩墨,忠於傳統,盡顯扎實制壺功夫,又能衝破常規,獨闢蹊徑,形成清新之風。

 

汪寅仙大漁翁壺

 

呂堯臣漁歸

 

鮑志強天趣

  在大師們的引領下,在繼承傳統中發展創新紫砂工藝已成為業界共識。 
        文人合作,文化為魂 
  在綠樹蔥蘢、古樸雅致的長樂弘陶莊,和儒雅的陶莊主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徐秀棠品評紫砂藝術,是一件賞心樂事。徐秀棠1956年師從陶刻名手任淦庭先生,迄今從事陶刻已50年,但他卻說:“陶刻要向師傅學習,更要研究陳曼生。”也就是說,紫砂要提高,需要文化內涵,離不開文化人的參與。

 

   縱觀紫砂的歷史,不同時代都有文化人參與介入,故有“文人壺”之稱。《陽羨砂壺圖考》雲:“文人勝事,偶爾寄興,旁及壺藝,代有其人。”並專設“雅流”篇,列出了明清兩代對紫砂發展作出貢獻的55位文人,其中最傑出的當推清嘉、道年間西泠八家之一的陳曼生。他與名匠楊彭年合作製作了為世人所珍愛的“曼生壺”。從此文化與紫砂合作,文人學者以全新的藝術理念和豐富的陶瓷學識,與大師的鬼斧神工相結合,創作出一件件傳世之作,綻開了永不凋謝的砂藝之花,其中高莊與顧景舟聯手製作《提璧茶具》;張守智與汪寅仙合作《曲壺》;馮其庸與周桂珍合作《曼生提梁壺》等廣為流傳。

 

汪寅仙曲壺

  進入新時代以來,宜興的紫砂工藝大師,通過自己不斷學習,提高了自身的文化素養。他們的作品充滿中國傳統文化的人文之美。譚泉海大師的陶刻強調“書魂畫魄刀骨肉”,作品《百壽瓶》、《歷代文化陶屏》等,集文學、書畫、金石於一體,具有濃厚的傳統文化特色和高雅的藝術欣賞價值。李昌鴻大師愛讀書、勤寫作、能書畫、會篆刻,他的作品《五朝文化組壺》分別反映了唐之豐腴、宋之清秀、元之剽悍、明之端莊和清之華麗。顧紹培大師製作瓶盆鼎壺俱佳,其《高風亮節壺》端莊凝重,體現了歷代文人讚頌竹的虛心、堅韌的精神。

李昌鴻五朝文化組壺

 

唐詩

 

宋詞

 

元曲

 

明畫

 

清說

  繼承傳統,堅持創新精神,注重人文之美的宜興紫砂是一份神秘的領悟,是一種靈魂的寄託,包容著中國人的審美情趣,蘊涵著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其藝術馨香必將遠播世界。

資訊來源www.taohuren.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