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挑選非名家壺收藏
2015-11-03 16:08:51


如何挑選非名家壺收藏

 試問:對一個收藏家而言,最為得意的事是什麼?

   我想,當屬獨具慧眼以很少價錢買到的東西後來得到市場的認可和推崇,身價一漲再漲,從中得到物質和精神的雙重高額回報。

   英雄不問出處,未來名家一定來源於今天的非名家精品製作者中。這是我的信條。特別是對當代砂壺的收藏,我更是一如既往地將目光注視于非名家中的佼佼者。他們當中有的已經脫穎而出,成了名家,壺的價格自然水漲船高;更多的,依然默默無聞,很本分認真地傾心於自己熱愛的工藝,我卻也因此得到無價的美感。而日後的升值,我也是深信不疑的。甚至贗品、殘品也並不都是不值一文的,如果是非珍品中的精品,一樣可以獲得精神上的愉悅,一樣可以獲得高額收益,也是值得收藏和投資的。

   1、慧看非名家,尋寶不追星

   在收藏之前,先必須學習一些砂壺的歷史以及製作知識,至少在“砂”、“工”、“火”三方面有足夠的常識。至於制壺者曾跟哪位元名師學藝、作品為哪家博物館收藏、獲過多少金獎、銀獎,這樣的宣傳聽聽便罷,不可盲目相信。炒作厲害的砂壺是沒有什麼升值空間的。

   當代宜興砂器若干大名家,已成了“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而一些名家、炒作家、某些權貴人士與一些壺商四位一體聯手做砂壺秀的現象,不過在重複上世紀臺灣砂壺熱的舊事。若干名家請良工制壺,然後堂皇地蓋了個人圖章,賣天價的事,不僅當地家喻戶曉,許多精於壺事的壺家也大致清楚。我在臺灣砂壺熱潮的時候就曾經指出,名家的作偽,使得藏壺以期升值的願望無法實現。當時許多臺灣民眾爭相購買上百種甚至更多的壺,很快發現投資付之東流。

   我自己的原則是三不看:一不看“證書”,二不看“職稱”,三不看“印章”。

   看什麼呢?

   看砂色是否純正,看壺型是否典雅,看做工是否精良,看窯火是否適中。壺的取料要講究,壺的整體要有美感,火候要穩定。此外,喜歡喝茶的朋友還一定要試試沏茶是否實用。

   2、無名未必廉

   砂器,與歷史上其它的名陶名瓷不一樣,多數製作者喜歡具上個人的姓名或藝名。明代一般都以竹刀鐫刻,至清初印章才逐漸流行。歷經五百年滄桑,真正為名家親手所做,能夠得到“茗壺”資格的壺式,恐怕只有幾百種吧。最為我珍愛的,是歷史上非名家富有創新的作品,而這些作品也往往更具有投資的價值和升值的空間。

   現珍藏于南京博物館的一桃杯,為項聖思所做。項聖思,至今對其身世一無所知,是典型的非名家。近代名家裴石民為此桃杯配了個蓋,加上若干名人渲染,此有民俗情趣的桃杯,被誇大了價值。我個人購的一桃杯,無款,可設計得極為簡潔,杯型即桃型,壺把為桃樹枝狀,具一個桃葉,很自然貼在端把左側,藏友們看了無一不讚歎無名陶藝家的巧思!

   3、慧看非珍品,仿品亦有價

   事實上,大名家真作可謂寥若晨星,而仿大名家製作則如過江之鯽了。仿品中絕大多數出自非名家之手,其中也有一小部分做得出類拔萃,值得珍藏。所謂的贗品並不都是一文不值的,其中做工精緻、造型古典的壺,只要價格合適,也值得一藏。

   明代的時大彬是歷史上做壺非常有名的大家,他的真品現在已經十分罕見了。但是一些清代的能工巧匠的仿品做工也很精美,不少標明“清代.時大彬”的仿製壺款,同樣價格不菲,極具收藏價值。

   另外一位做壺名家曼生是清代嘉慶年間的,但是有一些以“曼生”作為印章的民國時製作的壺,雖然一看即知必然是贗品,但因為模仿得惟妙惟肖,現在在收藏界也是炙手可熱,近年來升值不少。

   4、殘品非無值

   有些非名家精品壺,已有殘或重殘,同樣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十幾年前,臺灣砂壺大熱之時,一位富商聲稱凡殘壺即分文不值,但收藏的價值標準豈是可以任意確定的。事實上,這些年來海峽兩岸共同的情況是,無論名家的殘壺,還是非名家的精品殘壺,都遠比十幾年前漲了許多倍。

   簡而言之,以壺論壺,會炒作自己的製作者往往做不好壺,即使本來技藝不錯的因為急於出名而心浮氣躁不去好好做壺,企圖走捷徑,難免有泡沫破滅的一天;好好做壺的人又往往不諳於宣傳,反而升值空間很大。就好比無名的千里馬,需要慧眼的伯樂!

來源:出處news.taohuren.com